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设定六十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设定六十三:超自然研究社团(十六)

    蔷薇血死了。

    少女吐出诅咒般的话语后,挠在喉间的手指终于扣穿气管,气断人死。

    至此,进入鬼屋的六位女生全部死亡。劫后余生的单子魏扶着灶台平复呼吸,刚刚发生的事包含太多信息量,他得缕缕。

    首先是他的身份问题,单子魏满头问号,他不是“阿鬼”吗?怎么突然又变成魏家少爷了?阿鬼和少爷是同一个人?这不太对啊,明明仆人日记中有写过少爷在房间里呼唤“阿鬼”,这摆明阿鬼和少爷不是同一个人啊!

    单子魏的思绪一顿,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少爷呼唤“阿鬼”,然而只要少爷也叫“阿鬼”——名为“阿鬼”的有两个个体,这一切不就解释得通了吗?仆人日记里的“阿鬼”是身份,魏家少爷的“阿鬼”是名字。

    哪有父母会给孩子起名为“鬼”的!单子魏忍不住吐槽,这样看来,他和蔷薇血之前的观点都对了一部分。这座古宅有两个“阿鬼”,第一个是被古宅镇压的凶玉,第二个就是魏家小孩——也就是他。

    单子魏感觉非常荒谬,又万分合理。认真回想一下,这游戏确实设得一手好局:生了不能和别人接触的病、爱躲在房间里、和父母关系僵……这套到他身上毫无违和感啊!哪怕他一直以局外人的角度进入鬼屋,游戏也贴心地为他找好理由——“失忆”,仆人是这样说的,此外它还声明了:是少爷导致了它的死亡。

    单子魏根据目前所得信息总结了一下整个事件流程:很久以前,一个大家族苏式为了镇压凶玉建立了曼达古宅。岁月轮换,曼达古宅落入了魏先生手里,他和妻子、儿子和仆人生活在古宅中。由于生病,魏少爷日渐沉迷鬼神,结交了被镇压的凶玉。在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曼达古宅发生了惨剧,魏先生、魏夫人和仆人死了,魏少爷极有可能是罪魁祸首,他出于某种原因活下来,并且失忆了。警察和记者不知为何没有发现死的是仆人,从而宣称死的是一家三口。由于冤魂作孽,曼达古宅被废弃。失忆的魏少爷在外头长大,参加了一个作死的超自然研究社团,在2016年5月13日回到曼达古宅,准备进行鬼屋探险——这就是单子魏棋盘的开端。

    单子魏不由想起无妄监狱里和塞壬纠缠不清的欺诈犯身份,这又是一个他的人设作孽,然后由他来偿还的例子。某只花痴病简直想点烟:他真是罪孽深重的一个人,呵。

    理清头绪后,单子魏低头看向蔷薇血的尸体。少女的尸体旁散落了不少东西:一枚白色的主教棋,一枚黑色的城堡棋,一本日记和一张般若面具。

    单子魏首先捡起两枚西洋棋,白色西洋棋是蔷薇血,黑色西洋棋是仆人。单子魏看着手中的城堡棋感觉自己赚大了,没想到仆人的等级这么高,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没有host那些出人意料的举动,恐怕根本杀不了它。

    想到host,单子魏脸上发热心底发虚,目前还存活的玩家只剩他和host了。那家伙的身份也很有问题,仆人说他是内鬼,这意味着host的立场与其他玩家相反——作为内鬼的host,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单子魏叹口气,将西洋棋收起,随而捡起其他两件物品。日记本是之前风信子找到的仆人日记,应该是蔷薇血从风信子的尸体上拿到的,这种重要剧情道具一般不会被玩家带走,携带者一旦死亡就会爆出。

    单子魏摸着日记本的密码锁,如果能打开日记,大概就能知道一切真相了吧?

    遗憾的是,目前还是没有任何关于密码的线索。

    收起日记本后,单子魏看向最后一样东西:般若面具。

    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拿到过能乐面具、京剧面具,每一张面具都给他们看了一场回忆杀,一步步揭示了这栋古宅中发生的事。单子魏将般若面具举起,赤红色的般若面具左右一对长长的犄角,大张的鬼嘴里一片獠牙,眉眼垂成憎恶的弧度。如果说能乐面具是看得渗人,般若面具则是看得吓人。

    单子魏瞟了一眼左上角的sp条:黑桃(68%),红桃(22%),梅花(40%),方片(13%)。代表“惧”的方片sp最少,毕竟这棋盘主打的是恐怖灵异。单子魏有些迟疑不定,每次戴完面具后都会掉sp,现在除了红桃sp可以通过小盖亚来补充,其他sp都是用一点少一点。

    ……不管了,就算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单子魏心一横将般若面具戴在脸上。熟悉的依附感弥漫全身,单子魏坐在书桌前,睁大眼睛看着对面的黑板,上面用粉币书写着日期及课程时间表。

    【2000年6月26日,数学、国学、理化……】

    这是……学习室?

    单子魏确定这是他捉迷藏时丢闹钟的地方,不过差了16年。还没等单子魏观察更多,一名正装女人从讲台上走下来,将一本作文簿拍在单子魏的桌上。

    只见她用一种无可奈何又隐藏着惧厌的目光瞪着他。

    “魏小少爷,夫人让我来教你的是国学,请你不要再写这些奇奇怪怪的玄学,好么?”

    这次看的果然也是魏少爷的记忆。单子魏的视线随着“魏少爷”向下瞥了一眼,看到摊开的作文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云里雾里的内容。

    【……几乎所有的逆转法阵都可以从原法阵推导出来,不知道怎么做时,可以试试将法阵直接反过来……】

    单子魏只来得及看这么多,“魏少爷”的视线又转回到正装女人——她似乎是老师——身上,沉默地与她对视。

    看到少年这样的举动,老师脸上的惧厌更盛。

    “好吧,这是你的兴趣。”她弯下腰合上作文簿,指着封面的名字道:“但至少请你将自己的名字写对,你是叫‘魏瑰’,王鬼‘瑰’,是珍奇的意思,不是‘魏鬼’!没有人会叫‘鬼’,这很不吉利!”

    老师尖利的指甲几乎要将封面上的“魏鬼”戳破,单子魏感觉自己嘴巴动了,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但是由于面具的遮挡,非常模糊非常小,或许只有单子魏听见了。

    “我活得就像只鬼。”

    老师不知是没听到,还是装作没听见,她仿佛是要摆脱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匆匆走向旁边。在“魏少爷”旁边也有一张书桌,仆人坐在那儿,他忐忑不安地看着老师来到他身边。

    面对仆人,老师的表情柔和了不少,她将一个小盒子和作文簿一起放在书桌上,微笑道:“你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夫人看了也很满意,还夸你了。今天听说是你的生日,老师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礼物,收下吧。”

    仆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谢谢老师!”

    ……

    单子魏与“魏少爷”一同偏头看着这一切,他麻木不仁地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

    ——热闹是他们的,而他什么都没有。

    眼前的回忆已烟消云散,单子魏沉默地在阴影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