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设定五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设定五十九:超自然研究社团(十二)

    “哇——哇……哇……哇——哇……哇……”

    人偶娃娃发出尖叫,凄厉如婴儿啼哭,又如夜猫嚎叫,带着在场人的呼吸都乱了频率。

    整座古宅仿佛都被震动了,四处传来清脆的“咯嚓”声,然而没人去在意更多,他们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茶几上的人偶娃娃死死抓住了。

    “哇——哇……哇……”

    此时的人偶娃娃仿若活人一样,边哭叫边拔着刺入它身体的刀子。明明刺入的是棉花填充的身体,□□的刀身却淌着鲜血。

    流血的娃娃怨毒地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一群死人。

    “走。”

    host的声音惊醒了所有人,玩家们作鸟兽散,争先恐后地逃离了客厅。

    人偶娃娃和它的哭叫被抛在后方,它还在一点点地拔着体内的刀子,当刀子被拔出的那一刻,就是捉迷藏开始之时。

    单子魏脑中已经有了初步预想的躲藏地点,目前曼达古宅也就开了那几个房间,一楼的主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当单子魏跑到一楼的走廊时,他惊愕地发现走廊上所有房间的门都开了。

    刚刚的“咯嚓”是开锁声吗?单子魏从房门敞开的卫生间一路望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为这次灵异游戏的大手笔咋舌。为了玩捉迷藏,曼达古宅的所有房间难道都开放了?

    单子魏的思绪一转,立即放弃了之前的预想,跑上了二楼。

    之前二楼东面的房间只有中间的娱乐室是打开的,现下单子魏面前左右对称的6个房间都敞开了房门。单子魏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楼梯口右边的第一个房间——那是他觊觎已久的书房。

    在绝大多数恐怖解密游戏中,带有书架的书房/图书馆都是存放资料的大本营,里面至少蕴含了整个游戏10%的信息量,甚至隐藏着通往真结局的伏笔。单子魏这么迫不及待地冲进书房,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存放着“笔仙”需要的纸和笔。

    进入书房后,单子魏第一个动作是返身关门上锁,然而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抵住了房门,让它顶多半掩,无法真正地合上。

    单子魏也没多大失望,他料想这薄薄一扇门也阻挡不了怨灵的脚步,这样做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将门半掩后,单子魏转身打量起书房。

    书房的布局他之前已经从房间构造图知晓了,此刻真正面对时,某只花痴病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除了身后的这道墙,其他三面墙全部固定了一排排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不能说是书的海洋,但就凭这一小片书的“池塘”,也快要将单子魏溺毙了。

    #此处应有光点#(ps:传统恐解游戏会用光点在屏幕上标出哪些是关键道具)

    #键盘游戏不在的第两百年,想它#

    #泯然众矣的有用资料:来抓我啊,抓住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单子魏随手拿下一本《飞鸟集》,木讷地看着里面的“你看不见你自己,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些都不是布景,而是真书啊!是可以翻阅的真书啊卧槽!

    粗略一算,这房间里起码有三百本书,单子魏花一年的时间也未必能翻完,这时候显然需要无妄监狱找白皮书那样的解谜提示。单子魏快步走向书房中心,在书房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2米长的红木办公桌,搭配后方的黑皮大椅,异常庄重大方。

    办公桌台面上的物品很简单:一个装有数支笔的笔筒,十几张空白的a4纸,没有单子魏意想的谜题。正当单子魏拿起纸笔时,一个大恐怖忽如其来地降临了。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那串笑声像一把生锈的锯子割着腐烂木头,刺得单子魏太阳穴生痛。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笑也可以这般扭曲,这般脏躁,这般歇斯底里,如那首骇人听闻的黑色星期五,每个音节都是不和谐音程,断在最让人难受的那个点上,听者感觉不到丝毫美好,有的只是恶心恶感。

    喀喀~找、找找找找找——我来找你们了了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哪怕恐惧得想吐,单子魏也不敢堵住耳朵,而是拼了命地去听——那个“东西”,开始行动了。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咔哒……咔哒……咔哒……

    在令人梦魇的笑声中,夹杂着细微的、怪异的脚步声,它越来越明显——因为它越来越近!

    单子魏脑袋轰的一下像炸了,猛然色变。他本想拿了纸笔就离开,却没料到那个东西居然没搜寻一楼,直接向二楼奔来!

    只是数息之间,脚步声已抵达了楼梯口。单子魏冷汗都下来了,他的处境相当危险,书房决说不上是一个躲藏的好地点,所有书架都固定在东南北三面墙上,一眼看去尽收眼底,毫无躲藏的缝隙。

    房间中唯一的掩体是办公桌,听到“吧哒、吧哒”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单子魏只能哀叹他拔得头筹的幸运e,迅速钻进桌底。

    “砰。”

    那是门板撞在墙上,回弹发出的小小呻.吟。一个畸形的人影东倒西歪地站在门口,扭曲地打量着噤若寒蝉的书房。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恐怖的笑声在书房回响成一片,单子魏缩在办公桌底下,浑身紧张得像是拉满了弓的弦一样。他藏身的这台红木办公桌是典型的法式风格,三面密封,十分厚重,这才避免了他被那东西一眼看到。

    别进来……别进来……千万别进来……!

    单子魏拼命祈祷着,他藏身的办公桌实在太大了,哪怕前方有黑皮大椅遮挡,也仅仅只能遮挡住一部分空隙。任何人只要绕到正面低头一看,就能发现他的踪影。

    “咔哒……咔哒……咔哒……”

    有那么一瞬间,单子魏真希望自己能失聪,这样就不会听到那越来越清晰、意味着死亡的脚步声。

    ——“鬼”,进来了。

    它左摇右摆地走着,像是不熟悉自己畸长的新身体,全身的骨头只剩一层白皮兜着,动起来时就像是那层薄皮扯着骨头在行动。虽然姿态极其走形,它的动作却不慢,几步就快走完了房间的一半,全然不知道它每一次踩出的“咔哒”声,都仿佛一把铅锤在白发青年的心脏狠狠敲击。

    “喀喀喀……挖去我的眼睛,我仍能看见你。”

    没有眼白的眼睛扫视着整齐的书架,它转过身体,看向房间正中的办公桌。

    “喀喀喀……堵住我的耳朵,我仍能听见你。”

    它扭扭捏捏地走到办公桌旁,歪歪斜斜地趴在了桌面上。

    “没有脚,我还是能走到你身旁,喀喀喀……”

    破败的笑声从无唇的嘴泄露出来,它扭转着脑袋,倒吊地望向办公桌下。

    “没有嘴,我还是能——”

    桌下空无一物。

    它似乎是忘了词,声音断了一刻,然后毫不在意地继续“喀喀”笑着,一边起身向外走去,一边重复着死歌的前几段。

    “喀喀喀……挖去我的眼睛,我仍能看见你……堵住我的耳朵,我仍能听见你……”

    书房恢复了死寂。

    过了一会儿,单子魏从桌底摔了下来,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打透了。

    这台办公桌的桌底正面有一道横梁设计,不宽,仅仅只是做装饰雕刻用。千钧一发之际,单子魏双手双脚抵在左右内壁上,横撑着身子,紧紧贴在了横梁和桌底构成的内角里,惊心动魄地躲过了一劫。

    呼、呼……

    单子魏如死狗一样瘫在地上,只是20秒的时间,却让他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天知道单子魏撑在桌底时,有多怕下一刻看到一张鬼脸伸进来,对着他笑。

    太可怕了……

    消耗了2/3的mp渐渐回复着,单子魏刚刚真以为自己会死,只要鬼再把头往桌底伸一点,或者鬼再待久一点,他就会被抓个正着。即便处于休息中,单子魏也不敢放松丝毫警惕,时刻注意着鬼的动静。从遥远的脚步声来看,对方离他有段距离了,不过好像还没有离开二楼。

    单子魏从桌底爬出来,他这会儿不急着出书房了。那个东西刚搜完书房,应该不会这么快再摸过来,这儿处于一种相对安全的真空期。

    小盖亚张大嘴巴,啊呜一下吞掉了单子魏递来的纸笔,然后被自家主人像拎小动物一样提着后领,拎到跟前。

    白发青年的视线开始飘忽,即使不是第一次为红桃sp向玩具盒表白了,他仍是有点难以启口。这里毕竟是与现实无异的全息网游,完全不像过去在键盘上敲出几个字母那般轻描淡写。

    “……我……喜欢你……”

    第一句“喜欢”出口后,接下来的表白就没那么卡壳了。单子魏一口气说了好几个“喜欢”,一回头发现小盖亚又将头顶的面具拉下来覆在脸上,似羞涩又似欢喜,连带着某只花痴病更不好意思了。

    单子魏捏了捏发烫的耳垂,“喜欢”这个词太过邪异了,它被人类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和情感,单是说出口,就会引发心的悸动。

    恐怕只有那些久经情场的花花公子才能无动于衷吧。单子魏想到了host,那名黑发青年无论是“爱恋”还是“独占”都能信手拈来,说那些情话简直像吃饭喝水那样得心应手,毫无波澜。

    看不出来啊,游戏中这么“闷”的host,难道在现实中很“骚”?

    正在暗地里“啧啧啧”“嘿嘿嘿”的单子魏不知道,有时候表达出来的“喜欢”越平淡,里面蕴含的能量越是可怕。这说明“喜欢”已经不是一两次心动的问题了,而像是吃饭喝水那样,已成为一件主观意识上“客观存在”的真理。

    ——人要吃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喜欢你,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红色的红桃sp在粉红色的氛围中稳步提升,一人一玩具彼此都心满意足。解决完自身隐患后,单子魏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目前的处境上。鬼的脚步声依然在二楼倘佯,不过越来越微弱,看样子鬼是往里搜了去。单子魏大可趁此机会往楼下跑,但……

    白发青年扫视着琳琅满目的书籍,就这么放弃了他有些不甘,有什么办法可以确定那些关键书籍的位置——

    ……等等,位置?

    单子魏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他想到之前的柜子三选一了!

    ——既然他能根据过去那款恐解游戏找到娃娃,那能不能再根据那款游戏在书架中找到有用的资料?

    想到就做,单子魏努力地翻起回忆。过去那款恐解游戏的书房中一共有三个可调查的光点,作者大约有强迫症,每个光点都处于书架的正中心。当初单子魏在书房卡关了很久,所以他对此印象非常深刻。

    遵照记忆中的光点位置,单子魏从每个书架的中心位置拿下了三本书,放在办公桌上一字排开。

    《奇人传》、《重生之当家做主3》、《ptsd》。

    单子魏沉默了。单是看名字,就感觉他那个过去玄学可能、大概、或许不靠谱。

    单子魏抱着一线希望翻开了第一本《奇人传》,入目净是“之乎者也”的文言文。

    【鲛人:南海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生得,与语不相通,不食而死。其尸则解而食之,谓之专。此鲛人以为俗,他人未足为非也。

    人玉:槐州有善养玉者,族名苏式。一子伴玉而生,得天地之灵,日月之华,是为大器也……呜呼,成也人玉,败也人玉。早知今日事,悔不慎当初。

    食秽者:……】

    这大约是本志怪小说集,搜罗了天下稀奇古怪的异人异事。单子魏看了两眼就感觉头昏眼花,艰难啃下两篇就感觉身体被掏空。除去行文晦涩以外,那略微猎奇夸张的内容倒是挺吸引人读下去的。就拿单子魏读到的两篇来说,《鲛人》介绍了一种生活在南海外、如鱼一样栖息水中的类人族群,他们会不停歇地纺织,流下的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