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7章 呼唤友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9月2日清晨六点,王小伟就悄悄地走进兄弟俩的卧室,推醒儿子后赶忙笑着出去锻炼身体去了。大磊忙在弟弟耳旁叫道:“小磊,六点了,该起床了。”

    王小磊眼也不睁地:“哥,让我再睡会儿。”

    大磊跳下床不耐烦地:“睡吧睡吧,昨天的承诺反正没用,我要跑步去了。”

    “承诺”两字惊得王小磊一下睁开眼睛,赶紧起身叫道:“我去,我去。”

    大磊笑着将一套新运动服扔给他说:“这是你妈妈昨天给你买的。”

    楼下,王小伟在小区花园内打着拳,见兄弟俩跑来就笑着说:“小磊,叔叔昨晚说的事别忘了啊,等会我就去买菜。”

    王小磊一下子想起今天要请朋友回家吃饭的事,慌得赶紧追上哥哥说:“哥,慢点、慢点。叔叔让我请人回家吃饭的事,你能不能跟叔叔说说,别请了。我昨晚想了好久好久,都没想起能叫谁来我家吃饭。”

    大磊边跑边不高兴地:“这是你的事,你今天要是请不回来人,这也就是我住在你家的最后一天,明天我就要去学校报名了,想找人来庆贺一下都不行,真没劲。”

    王小磊急得拉着哥哥停下,哀求地:“哥,求你了,我、我……”想说不让叔叔请客,他俩人都会不高兴,想说自己请不到人,他俩也会不相信,更怕大磊不住在家里,这可咋办?愁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大磊瞅着他:“这样吧,看你运气好不好,要是在路上能遇上你班早晨锻炼身体的同学,哥就帮你请他一下。”他又往前跑去……

    王小磊只好无奈地跟着,眼睛却焦急地盯着马路两边来来往往锻炼身体的人,心里默默地乞求能看到班里的同学,希望他们都不是睡懒觉的懒虫,只要能遇上一个就行,心中还想:“只在看到同学,自己不敢叫,就让哥哥叫,他会请同学来家里吃饭,同学就是不答应来,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哥哥自己都请不来,他就不会怪我,也就不会搬到学校去了。求求你们了,让我看到一个吧。”

    忽地,王小磊眼睛一亮,对面人行道上、自己班的班长孙健正精神抖擞地朝前跑着,他激动得拉着大磊说:“哥,哥,你看对面那个穿红运动服的男孩,他是我班的班长,叫孙健,你快叫,快叫呀。”

    大磊瞧了一眼,不慌不忙地:“我又不认识他,他是你的同学,你自己叫呀。再说,他人怎么样,没骂过和欺负过你吧,学习可不可以?”

    “没有,他没有骂过和欺负过我,他是班长,成绩肯定好呀。哥,快叫啊,你快叫啊。”

    “你叫啊,你把他叫过来,我再跟他说。快叫呀,再不叫,他就跑远了。”

    王小磊瞧着越跑越远的孙健,急得闭上眼睛大喊一声:“孙健!”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慌得睁开眼睛望去,那边的孙健已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望,然后指了指前面的人行天桥,往天桥跑去,准备过马路。

    大磊笑道:“声音挺洪亮的嘛,还说不敢叫人。快跑啊,别让人家又跑回来。”他拉着弟弟也往天桥跑去,孙健已跑过天桥,站在那望着兄弟俩。

    王小磊脸红红的都有点烫人,离孙健越近,心情也越紧张不安地想:“他会怎样说我?他会答应去我家吗?”

    孙健笑着大声地:“王小磊,真没想到,平常你这个高昂的、高傲得不理睬他人的家伙,居然会主动叫我,而且早晨也起来锻炼。”他本来想说高昂的公鸡,但赶紧改口了。

    小磊慌张地:“我、我,哥。”

    大磊友好地伸出手道:“孙健,你好!我叫王大磊,是小磊的哥哥。”

    孙健伸手同大磊握了一下,惊异地:“你好!你是小磊的哥哥?王大磊?你真是王小磊的哥哥儿。哇,好漂亮的衣服。”

    大磊笑道:“我们一起跑步怎么样?”

    孙健忙应道:“行行行。小磊,我在学校从没见你参加过体育活动,篮球、排球、乒乓球,叫你都不参加,没想到却喜欢晨跑。”他与小磊并排跑着……

    小磊不安地:“是、是我哥带我出来。”

    孙健笑道:“第一次都是让人带的,我的第一次就是爸爸带我出来跑的。王小磊,你今天如果不喊我,我真的不知如何跟你交往。你在学校都是独来独往,从不主动和我们打交道,就是喊你也是不理不睬,大家都好象与你隔着一道厚厚的墙,这样不好。刚才听到喊声,我看到是你时,心里还惊了一下,你这个高傲的王子终于肯食人间烟火了。”

    小磊羞涩地:“我、我只是想叫你过来,同我们一起跑步。”

    大磊回头说:“小磊,听音能辨别出一座钟的好坏,听声能得知一个人的心灵。孙健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他亲和、豪爽、率真,值得信赖。你不是有话要对孙健说嘛,快说呀。”

    孙健说:“王小磊,找我有事?说吧。”

    王小磊鼓起勇气道:“孙健,我、我想请你、晚上去、我家吃饭,你、你能来吗?”

    孙健想了一下说:“可以,但你必须说是什么事,比喻是你的生日,那我就知道该准备什么样的礼物。”

    王小磊忙摇头道:“不,不是我生日。是我哥、来北京、读大学,我叔叔让我、叫几个人回家庆贺一下。”

    孙健奇怪地:“你哥,他不是北京人?”

    大磊跑入街心公园,回头笑道:“我从小在云南长大,是第一次来北京。我和小磊之间有一个很感人的故事,待会去学校后,你和同学们可以让我弟弟讲给你们听听。小磊,你和孙健休息一会,我活动一下筋骨。”他走进空地,深吸一口气,开始打拳……

    孙健友好地攀着小磊的肩,感兴趣地观望着大磊充满刚巧和威猛的拳脚……

    王小磊却不由得全身颤抖了一下,甚至想躲开,但又不敢动,警戒地瞧了孙健一眼,见他并没有注视自己,心情放松了许多,这是十多年来,第一个没有恶意、没有欺负过自己的男同学、同自己保持着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令人伤感的往事……

    “好!好!”孙健的喊叫声将王小磊拉回现实,他兴奋地挥臂呐喊着,当大磊收拳后,他扭身搂着小磊的肩膀,欢叫道:“王小磊,你哥真棒,太棒了。”然后将他抱起转了个圈,笑呵呵地望着他,让人觉得非常亲切友好。

    王小磊渴望同学的这种亲近已经好久好久,禁不住拥抱着他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孙健被他的突然举动愣呆了,不知所措地:“王小磊,你、你怎么啦?”

    大磊走过来说:“孙健,你是我弟弟的第一个朋友,也是他第一次向朋友敞开自己赤诚的胸怀,谢谢你。”

    王小磊转身扑入大磊的怀中,哭呼道:“哥。”

    孙健惊异地:“我、我是他的、第一个朋友?”

    大磊搂抱着弟弟的腰说:“是的,除了我以外,你是我弟弟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的父亲是烈士、是英雄,但这个无形的光环却压抑了他十六年,也使他在这十六年里承受了太多的磨难,今天从你身上得到了他渴望的第一份友情,也献出了他对朋友的第一份情感。但我想请你们记住,呵护和关爱也是一个朋友所应承担的责任,请不要伤害他。”

    孙健聪慧地点点头道:“小磊的父亲是英雄,是烈士,今天我才第一次知道。大磊哥,我明白了,谢谢你们的信任。从今天起,我又多了一个、不,是两个朋友,请相信我,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朋友。”

    大磊感激地:“谢谢!请允许我代表我弟弟正式邀请你今晚来他家做客,同时也希望你把你的可靠朋友介绍给我弟弟。”

    孙健爽快地:“行!谢谢!我一定来。”

    大磊拍拍弟弟的背说:“好了,小磊,该回家了。孙健,你也回去吧,该准备去学校了。”

    孙健上来拉着小磊的手说:“小磊,待会我在校门口等你。再见!”

    王小磊擦去泪水点点头,望着孙健转身跑步离去。

    大磊牵着弟弟的手往家小跑着,并语重心长地:“小磊,昨天你说没有朋友,今天却因你的勇气,将朋友召唤到了自己的身边。其实,朋友无处不在,你要用自己的心去换取别人的心,不要把自己封闭在过去的痛苦之中。”

    “当然,你现在的思想很单纯,只适合在学校交朋友,还不能与社会上的人交往,如果过早的想把自己融入社会这只大染缸,你还分不清好坏,受伤的可能还是你,那对你的打击会更大。虽然哥哥只比你大两岁,但哥哥的生活方式与你完全不同,你是在自己的家中长大,你妈妈对你的要求过于追求外表,却无形中制约了你的个性,还你又为了不让妈妈为你担心,刻意去扭曲自己原有的本性,使之失去了自己最起码的尊严,才会受到极个别人的欺凌。”

    “哥哥却是在社会中长大,小时候虽然常常打架,爸爸也会打我,但他首先要问清楚是为何打架。记得有一次,别人骂我是没妈的孩子,我打了人后,爸爸就没打我,他只是说,骂人是可耻的,打人也是可恨的,但我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亲人的名誉,就应该为自己的真理而战。”

    “读初中后,特别是拾破烂的那段时间,接触了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和同学们各种各样的眼光和嘲笑,但我记住了爸爸的话,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劳动挣钱不丢人,但尊严和个性不能扭曲。小磊,你今后在生活中要学会保护自己,克服软弱,突出自己原有的个性,在学习上要表现自己,维护自己的尊严,这样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才能赢得朋友,而朋友又能帮助自己赢得更多的自信。”

    王小磊点点头,但又担忧地:“哥,要是有人欺负我,我、我真的可以同他打架吗?妈妈会骂我、会伤心的。”

    大磊说:“别怕,妈妈骂你也好,打你也好,她是妈妈,不会伤害你。当然,最好是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你妈妈就有可能不会骂你或打你,你不讲,她又不知道是咋回事,她肯定就伤心了。”

    王小磊明白地点了点头。

    大磊瞅着他说:“但你要记住,只要别人不是恶意的欺负你,在言语上或某件事情上发生了争吵,没有侮辱你的人格和尊严,就只能用调解的方式讲清楚谁是谁非,没必要打架,对了就应该坚持,并把朋友们请来讲清事实,错了就应该承认,向别人道歉。但决不容许恶意的伤害、或羞辱,有朋友们在的时候可以求朋友帮助,对他进行指责。如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应该勇敢地怒斥他,并不息同他一战,不管是输赢,决不低头。”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但这只是在学校,和认识的人才这样,要是在社会上和不认识的人就不同,这样的人你可以不理睬,一走了之,没必要争一时的长短,使自己受到伤害,因为以后根本就不可能再见到他。所以,对任何事情都要区别对待,哥哥小时候打架就是这样,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决不能让自己受到太大的伤害。外公外婆和舅舅就常常笑着骂我是个狡猾的小狐狸,爸爸虽然当时气得脱下我的裤子就打屁股,但事后就会对外公他们说,要是在战场上,我决吃不了亏,因为我懂得战略战术,挺有心机的。”

    王小磊乐道:“哥,前天我就看出来了,你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当着我妈妈的面时,对我是又说又笑,只要我妈妈一转身,你就对着我又是瞪眼又是吼,吓得我要死。”

    大磊瞪着他说:“你还好意思笑,要不是我心里把你当做是我的亲弟弟一样,再加上我爸爸阻止我,按我的个性,早把你打趴下了。我告诉你啊,我是哥哥,你今后要是犯了错,我就会象我爸爸一样,脱下你的裤子打屁股。”

    王小磊瞅着他小声地:“哥,我、我打你一下,好吗?”

    大磊立刻躬着身子,翘起屁股道:“来,打哥哥的屁股一下。”

    王小磊咬着牙,举起手向大磊的屁股打去,但就将打着的时候却停住了,瞧着正扭头望着自己笑的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