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 还在路上的南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不是死了么?

    灵魂从浑噩中醒来,张德安眼中还带着迷茫,目光在屋内扫视了一圈,墙上贴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让他下意识感到畏惧,甚至不敢多看一眼,急忙将视线移到了别处。

    张家少爷?张家人?!张家人!!!

    看到张曜的瞬间,愤怒和疯狂再次从灵魂深处升起,原本被金光压制下去的黑气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虽然依旧不敌金光神威,但也不像最初那般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清阳真人目光一凝,连忙鼓动法力,直到张德安身上的黑气退到双腿以下,这才暗暗松了口气,罢了罢了,以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说什么也不能再干了。

    虽是这么想的,心头却隐隐感到得意,整个东南七州所有道门,能做到这一步的恐怕只有他一人,不得不说,法海给的这山河印还真是个好东西,哪怕只是一州之印,只能在苏州地界使用,那也是了不得的宝贝。

    所以说,这波不亏啊,岂止是不亏,简直就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想起这个,真人不自觉的看向张曜,直到现在,他也没能看出这位张家少爷身上有什么值得法海算计的地方。

    图财,谋势?

    笑话,到了法海所在的层次,钱财权势宛若浮云,连粪土都不如!

    张曜迈步走了过去,旁边华阳真人一惊,下意识伸手想要将人拦下,却被张曜摇着头拒绝了,缩回手的那一刻,他带着迟疑,想了想又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永安堂的掌柜张德安?”

    打量着面带疯狂的张德安,张曜淡淡道:“我很好奇,我张家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怨气,死了化成厉鬼也要想着害我!”

    “杀了你,杀了你,”如夜枭般嘶哑鬼魅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张德安死死盯着张曜,脸上五官扭曲在一起,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大叫道:“杀死你们,杀死你们!”

    “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儿?”

    “张公子,张德安入邪太深,虽然有山河印帮忙镇压邪气,但心智却已经完全迷失。。。”

    “也就是说,我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华阳真人也不觉得尴尬,面色如常的点了点头:“没错!张公子,我师兄法力高强,在东南七州是赫赫有名,若是连他都办不到,其他谁人来了都不行!”

    这话倒也没错,东南七州各道观是半斤对八两,如今清阳真人得了山河印,实力在道门中绝对是最顶尖的几人,说不得还能争一争第一人的名号。

    东南道门第一人,这名头听起来绝对是吊的飞起,可惜整个东南七州就是个烂鱼塘,有法海这尊大佛在,这鱼塘里只能生活一些臭鱼烂虾,连只像样的王八都不能有,否则就是被人捉去开膛破肚做成下酒菜。

    这些张曜当然不知道,见华阳真人言之凿凿,也就没在继续问下去,转而说道:“既然如此,道长,给张德安一个痛快吧!”

    比起让厉鬼恢复灵智这种要人老命的苦差事,要灭掉它简直不要太过简单,清阳真人念头一动,满屋金光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焰,正是道门口口相传的除魔神火,这种火焰不见于人不燃凡物,却是魑魅魍魉的克星,一旦沾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连守在四季亭外的下人们也听得一清二楚,下意识对望了眼,每个人的眼底尽是畏惧和不安,却也没有人敢大声喧哗,甚至连小声议论都没有,比起看不见摸不着的厉鬼,管事的板子反而更可怕。

    透过层层墙壁,穿过道道屋梁,赵琪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随后不感兴趣的打了个哈欠,她是等啊等,等到现在师父还没来,只觉得时间过的好慢,慢的让人心烦意乱。

    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她撇了撇嘴,这两个神修真不要脸,竟然说山河印是四方神灵赐下的异宝,这不是胡说八道嘛,宗门内的典籍记录的很清楚,山河印是昆仑派所炼制的九阶法宝,本是十阶神器江山社稷图的一部分,两千年前,昆仑派遇到了一位大敌,山门破碎宗派灭亡,而江山社稷图也被那人打碎,山河印未能幸免,最终碎成齑粉。

    说到昆仑,又不自觉的想起了师门,琼华所在的地方也叫昆仑,可惜此昆仑非彼昆仑,一个是昆仑山,一个是昆仑派;一个是福地,而昆仑派占据的乃是一处洞天,福地和洞天差距有多大,赵琪也说不上来,因为她没有见过洞天,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处洞天已经没了。

    “小僧不要当和尚啊,小僧不要出家,阿弥你个陀佛,佛祖啊,你饶了小僧吧。。。”

    耳边清晰的响起常柏的说话声,赵琪也是无奈,四师兄又在发神经了,可惜自己帮不上忙,法海禅师留下的禁制相当玄奥,稍有不慎就会伤及到师兄元神,束手束脚下想要破解谈何容易。

    师父啊,你怎么还不来,师兄被人欺负了,徒儿也想你了,真的好想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