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26章 终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域入侵,恶战开启,东域北境一片大乱,血映苍穹。

    夏倾月来到了月狱之中,这是她与水媚音最后一次的相见。

    “倾月姐姐。”水媚音走向她,眸光颤荡,她已预感到了什么。

    乾坤刺和那块刻印着逆世天书的石板在夏倾月手中现出,然后被她轻轻推向了水媚音。

    “从今日开始,你便是乾坤刺的新主,也是唯一的主人。还有这份残缺的逆世天书,也劳烦你交给他。”

    水媚音轻轻的接过:“云澈哥哥要来了吗?”

    夏倾月道:“北境之乱看似声势浩大,却持续了过久的时间。显然是在吸引注意力,而核心力量,很可能已悄然渗透入了南境之中。”

    “北域玄者在他的手下,已完成了蜕变。东域玄者还完全不知,北域玄者的黑暗玄气已并非认知中的那般可随时外溢。固有认知的巨大偏差,足以让北域力量奇袭之时,给予措手不及的东神域重创。”

    “这一刻,应该很近了。也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明白了。”将乾坤刺持于手中,但她没有马上移走,而是看着夏倾月,唇瓣轻微开合,一次次欲言又止。

    夏倾月却是微笑摇头:“不用再劝我,你应该为我而高兴……为我终得解脱而高兴。”

    “可……是……”水媚音拿着乾坤刺的手儿在不住的发抖着。

    “将那四枚幻心琉影玉,在适合的时机交给他。若能拿下宙天界,以其独有的宙天投影来公之天下则再好不过。其中所刻印的真相,足以崩溃东域反抗玄者的信念,战意亦一溃千里。西域、南域也会受到深远的影像。”

    “你离开后,我会全力散开你已逃走的消息,一切便可无暇连接,天衣无缝。”

    泪痕沿着脸儿缓缓滑落,水媚音唯有轻缓而坚定的点头:“我会……做到。”

    “月神界的他们……也拜托你了。”夏倾月微笑着:“我会将月神界的核心力量全部遣散至月神界外,再由月无极,悄然将他们带到那个不会被发现的空间。”

    “月神界便完整的交给他,不会有任何人反抗,也自然不会有杀戮和毁灭。再加上我的死亡,月神界的一切,至少能得以保全。”

    “待十年……百年后,他立于至巅,心已无恨,你再让他,将月神界归还月无极他们。是你拯救了蓝极星,是你为他保全的一切,他不会拒绝。我更相信,聪明如你,一定会有更好的说辞,更好的方法,更好的结果。”

    水媚音看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字的道:“倾月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会做到。”

    然而,她却未能做到。

    因为云澈,根本没有给她,没有给月神界哪怕一丁点的机会。

    水媚音离开……随后,她“逃离”的事被发现,夏倾月盛怒之下,以“故意放走水媚音”为由,赶走了瑾月,随之遣怜月搜索周边星域,遣瑶月前往琉光界……

    一众月神、月神使被她相继遣出,近乎怒极失心。

    而她自己,却是默默回到了寝殿之中。

    很快,她的话便已应验,东域南境之中,悄然潜入与蛰伏的黑暗玄者猛的张开了漆黑的獠牙,狠狠刺入了一个又一个措手不及的东域星界。

    宙天神界那边,宙虚子刚刚带着毫不容易聚起的力量传送至北境,次元大阵便已被摧毁……最恐怖的黑暗之影,降临于一片空虚的宙天土地上。

    浩世魔劫,在这一刻真正的降临,东神域瞬间陷入巨大的混乱之中。

    月神寝宫,月无极匆匆而至。

    外面天翻地覆,月神帝却是久久静默。冲进来的月无极已是来不及见礼,急声道:“神帝,现在东域无数星界遭劫,宙天神界更是在被血洗……必须马上召回所有月神和月神使去救援宙天!”

    “就算不为宙天,也要立刻召回所有力量守界!魔人明显早有预谋,且远比想象的可怕太多。说不定……随时会吞噬到我月神界!”

    他对先前夏倾月因为一个水媚音的出逃就大动干戈颇觉不妥。此刻大祸忽降,她却一直无动于衷,更是让他不满不解,心急如焚。

    “无极,”相比黄金月神的仓惶,她的声音却如冷月一般的幽寂:“我有一件东西,要交给你。”

    “……?”月无极刚要询问……但一抹无尽纯粹的月芒映入眼眸,让他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夏倾月的手中,是月神界的传承之器,亦是月神一脉的核心——月皇琉璃。

    “月无极,”夏倾月缓缓道:“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月神界的继位神帝。”

    “……”月无极的膝盖明显颤了一下,险些惊得跪到地上去。

    “神帝,你……你在说什么?”他后退了一步,惊声道。

    “我不是在开玩笑。”夏倾月手掌推出,让月皇琉璃浮于月无极身前,同时一缕微光在她的指尖凝起一抹魂印,飞射向月无极的眉心。

    魂印之中,记载着一个遥远的下界空间。

    “接过月皇琉璃后,你立刻以其传音各大月神、神使,然后引领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最隐秘的方式前往这个空间。此后,不得踏出其中半步,直到有人主动去接应你们。”

    很显然,夏倾月之言,月无极无从明了,更无从接受,他摇了摇头:“神帝,此举,岂不是等同于弃界而逃?”

    “对,的确是弃界而逃。”

    月无极得到的不是解释,而是夏倾月的承认。

    “北域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