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七章 调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时的旱魃,身上的气息已经在疯狂地颤动,一缕缕黑气不停地从其身上溢散出来,宛若一颗糖,被丢入了一杯水里,正在慢慢地散开。

    这意味着,她的体魄,已经崩溃了大半,像是一条堤坝已经出现了许多个裂口,无法继续储存里面的水了。

    仙王之手的威能,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仿佛自己就是那只手掌下的一只虫子,一次次地扑上去,再一次次地被弹开,可能,唯一的区别在于自己的生命力比虫子更顽强许多。

    但哪怕再强大的生命力,再强悍的体魄,也经不住这般的消耗,若是真正的巅峰期时的她,哪怕不敌,但也能稍微从容一点。

    现在的她,本身就根基轻浮,此时的力量更如同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上,宛若摇曳着的烛火,看似坚韧,但随时都可能覆灭。

    周遭的乱战,还是在继续持续着,但外围的这帮人,倒是没有先前一开始的那种脑浆都要打出来的激烈了,更像是一种彼此心知肚明的敷衍。

    打是在打着,但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在冰面上的那个男人身上,或者说,那个蝼蚁身上。

    一旦旱魃或者仙王之手哪一方先不支,要么被灭杀要么放弃,那么,其余人就会马上开始出手!

    仙王强大是强大,但凡是加入到战团的人,也没有哪个是无能之辈。

    尤其是那些老菜帮子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别看你们俩现在打得这么热闹,但既然苟活到如今,大家家门里头到底是个什么虚实,谁没个数?

    真当稍微粉刷一下门面就能装土财主了?

    “砰!”

    旱魃的身躯再度被仙王的手指击入了海面之下,掀起了滔滔巨浪。

    周泽则是继续趴在冰面上,目光依旧空洞,只是,这种空洞,比之一开始,多出了一抹稍显主动的意味。

    因为眼眸子里,有了些许思索之色。

    不过,在这个当口,露出这种空洞般的迷茫,真的是和四周的画风格格不入。

    明明是周边诸多大能所要争夺之物,却偏偏没有类似的觉悟,不见慌乱也不见硬着头皮吼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是在那里发呆发愣,似乎真的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吉祥物,谁能拿到就是谁的。

    仙王之手再度落了下来,他的目标,赫然就是周泽!

    然而,旱魃又一次地从海面下飞出,落在了周泽的身前。

    此时的旱魃,长发披散,先前的少女模样完全消失不见,转而充斥着一种歇斯底里的戾气。

    以旱魃为圆心,四周的冰层,开始疯狂地扩张开去,要知道,哪怕是在深冬,这块区域的大海也不会结冰,而旱魃亲自将这一定律改变。

    眼下的她,看起来真的有一种先前赢勾登天而上时的味道。

    肉身、煞气,本源,

    这些东西原本就亏损严重,哪怕靠凤凰之血强行提拉了起来,也早就在仙王之手连续几次的打击之下崩散得七七八八了。

    也因此,

    旱魃现在更多的,开始依靠自己的意志去强行撑着。

    简而言之……她有些不顾一切了。

    仙王的手,再度落了下来,这一次,是握拳!

    刹那间,

    天幕之上,惊雷滚滚,苍穹似乎也被这一拳所裹挟,一起倾塌了下去。

    当仙王的拳头砸落时,从远处观望,仿佛这一片区域的天空都跟着一起开始疯狂地下压。

    “焚灭!”

    旱魃发出了一声低吼,

    先前的千里冰封,在此时瞬间点燃,这极端的变化,宛若将整片海给煮沸腾起来,狂暴的火焰凝聚出一条条火龙,疯狂地冲向四面八方。

    “轰!”

    只是,这看似壮丽的画面,在仙王的拳头面前,顷刻间就支离破碎。

    仙王的拳头以摧枯拉朽之势,使得凡是靠近过来的火龙都在顷刻间湮灭。

    然而,

    旱魃却在此时转身,单手抓住了还躺在冰面上发懵的周泽,二人前方的火海当即分裂出一条路,旱魃抓着周泽直接冲了出去。

    这是,

    要逃!

    倏然间,

    十多道流光直接从四面八方疾驰而来,他们先前或许是在缠斗或许是在乱战,但他们的注意力片刻都未曾离开冰层。

    旱魃这明显是要遁走了,莫说仙王之手了,就是其他人也不可能任凭她带着众人的猎物就这般离开。

    “吼!”

    一头年迈的蛟龙自海面下席卷而出,拦在了旱魃面前。

    “滚!”

    旱魃伸出手,在前方狠狠地一抓。

    蛟龙的身躯当即被抓出了五道恐怖的伤口,但它并没有后退,而是像一条蛇一样,瞬间将自己的身体蜷曲起来,组成了一道肉山墙壁,锁死了前进之路。

    旱魃没做犹豫,抓着周泽转而向上,然而,上方有一尊鬼物和一把青色的纸扇垂直而下。

    三方碰撞在一起后,

    那一尊鬼物和纸扇器灵一起被弹开,而旱魃的冲势也被成功阻滞。

    两番受挫之后,旱魃先前创造出来的离去契机已经近乎被锁死了。

    四周,有越来越多的人向这边飞驰而来,参与堵截。

    旱魃寒冷的目光扫视四周,

    最后,

    落在了周泽身上。

    周泽似乎是被旱魃抓着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给弄得有点晕,嘴巴张着,像是要干呕出来。

    旱魃微微皱眉,虽然她瞧不上一个失去了赢勾做支撑的周泽,因为他只是一条狗而已,在主人不在之后,这条狗,已经没办法再蹦跶起来了。

    但不管如何,作为赢勾的狗,外加旱魃早先对周泽的一些了解,并不觉得周泽是这般脆弱的一个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