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 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昏黄的路灯下,孤儿院的门口,半张脸跪坐在马路上,在其身前,襁褓中的婴儿被放置在那里,婴儿很乖,没哭,只是在吮吸着自己的手指。

    他的人生,将会以这里为新的起点重新开始。

    他会在孤儿院里成长,他会遇到孤儿院里的很多人,比如王轲,也比如孤儿院看大门兼保安的秦大爷。

    复活伊始,半张脸曾以为赢勾和书店老板之所以把自己复活,其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去成为类似菩萨之于末代府君的角色。

    他其实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

    反正,他早就有点生无可恋了,倒不是消极的生无可恋,纯粹是活着没目的了,当不当这个替死鬼,真的随意。

    那时,那个书店老板曾转述过赢勾对此的回应:

    你不配!

    当时还觉得荒谬,甚至是有气;

    现在想想,的确,自己不配啊;

    因为替死鬼,是他。

    其实,作为赢勾来说,他其实在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尤其是在庚辰所发现的那个古墓里,自那次之后,赢勾就很少说话了,也不再活跃,在那时,他其实已经完全明了和确认了自己的宿命。

    墓室里,周泽可以操控水潭去制造傀儡,且能够模拟出水晶棺材里躺着的那些傀儡的模样变化,当时只是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这里,且能窥觑自己的内心。

    实际上,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因为当周泽走入这里时,作为自己设计的地方,他的意念,可以完美契合地去操控那个空间。

    他其实是那个墓室里,真正的主人,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等于是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菩萨升天前,在游轮上,曾对谛听说过,赢勾,是藏得最好的人。

    末代府君在菩萨找到自己之前,摆下酒宴,以肉做菜以血酿酒,其实,一开始招待的,坐在那里的,是周泽,而不是赢勾。

    好几次了,府君所直接面对的,都是周泽,而非赢勾,当时可能以为是因为周泽是赢勾的代言人;

    但再联想起当初,被府君亲手交托在周泽灵魂内的那座泰山虚影,可是完全听周泽的话,还曾帮助过周泽镇压过那时正和自己闹矛盾的赢勾。

    这足以可见,有着天纵之才的府君,其实早就看出了端倪,那一口一个的“哥”,真的不仅仅是客气客气而已。

    作为天骄,自然心比天高,更信奉的是一种拳头底下说道理的格局。

    一个连自家老祖宗们都觉得是垃圾的末代府君,对赢勾那么尊敬,甚至伏低做小,怎么可能只是纯粹意义上为了尊老美德。

    往更长的说,其实,在周泽和赢勾在最开始散步时所出现的那些画面里,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

    身为僵尸的莺莺,遵循着自己的感觉,天然地亲近周泽。

    你可以说熟悉之后,莺莺一直坚定地站在周泽这边却对赢勾一直不感冒还能理解,但从一开始,莺莺就完全站在了周泽身旁,可能,这里面,真的有种女人的第六感在里面作祟吧。

    监狱里,

    周泽喊出了“煞笔”的名字,

    导致煞笔直接认周泽为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