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五章 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种匪夷所思的境况,是半张脸这辈子都没经历过的,哪怕,这个人,曾是他这一生自以为最熟悉的。

    但眼下,却又是最陌生。

    很快,对面那一半原本被定格的画面,再度开始动了起来。

    溪水,开始缓慢地涨起,渐渐地开始漫延;

    那一方画面,明明是立体的,但此时,看起来却又像是平面图一样。

    大树下,只剩下老乞丐一个人。

    溪水开始没过他的脚,然后又没过他的腰部,最后,没过了他的头顶。

    但溪水的增涨趋势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反而开始继续地拔高,老乞丐的身体,则开始慢慢的下潜。

    先前的溪水边大树下的场景,逐渐变成了深渊的环境。

    这里,冰冷;

    这里,苦寒;

    这里,孤寂。

    这里,半张脸,很熟悉。

    这幽深的空间,压抑的环境,足以让人绝望的无尽长眠,曾是萦绕在其心头的最大梦魇。

    当年,若非他孤注一掷,以骄人的天赋和天资硬生生地和赢勾决裂,独立出了自我,可能,若干年后,他也会堕落进这深潭之中。

    老乞丐的躯体,虽然在越来越下沉,但并没有因此变得模糊起来,仍然很清晰,且随着四周深度的不断加持,视野也在逐渐变得更加宽阔。

    终于,老乞丐落入了底部,许是因为水面浮力的作用,原本坐着的老乞丐,现在是站姿。

    惨白的光,撒照下来。

    显露出了老乞丐身边的景象,

    在老乞丐的四周,则是密密麻麻地站着数之不尽的人。

    他们在那里随着潭水轻轻的摇曳,像是生长在潭水深处那密密麻麻的水草。

    所有人,都闭着眼,像是在沉睡;

    但又像是所有人其实都“睁”着眼,在看着你,因为任何人在目睹到这个画面时,都会感到头皮发麻。

    这里,

    水葬着赢勾无数载岁月以来的狗;

    是赢勾的手办陈列馆。

    这个地方,周老板当初也曾来过,且有一段时间,因为赢勾的沉睡,导致这里面的手办陷入了躁动,最后,周老板是引来了泰山,直接将这些东西都给砸了!

    那时,白夫人曾设法用自己所找到的仙器来帮助手办一员的李秀成回归,差一点,就让她成功了。

    当然了,那段时间,只能是特例,大部分的岁月里,他们都是这般静悄悄的,悄无声息……

    在看见这个画面后,半张脸的身体开始僵硬起来,仿佛在这一刻,他感应到了自己原本的归宿。

    这是货真价实的感同身受,但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在全力克制着。

    这是……假的!

    假的,假的,假的!

    半张脸将自己的头埋起来,像是一只鸵鸟。

    这没什么可笑的,因为他现在所正承受的压力,确实是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咕嘟…………咕嘟…………咕嘟…………”

    水声,开始响起。

    半张脸微微抬起头,

    看见前面的深渊里,那个老乞丐居然重新动了起来。

    他像是在上浮,又像是一个被活埋了的人正在奋力地挖掘。

    水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

    老乞丐的身影,也正在越来越大。

    这种感觉,如同你站在井口边,低着头,向下看一个正在从井里爬出来的一个人。

    空间感,在此时已经被揉捏得粉碎了。

    “噗通……”

    老乞丐爬了出来,

    他从深渊之中,

    爬入了这间墓室。

    在这一刻,

    原本被割裂成两个的记忆画面,居然连通了起来。

    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相连,而是一种呈现方式。

    应该是那位,主动从埋葬无数手办的深渊,将老乞丐召唤了出来。

    是的,老乞丐也算是赢勾的一条狗,虽然这条狗,是半张脸当初给赢勾随便找的,但毕竟也是做了狗,哪怕是半路出家,那深渊里,照样会留下他的手办。

    老乞丐站在了赢勾面前,很是恭敬,脸上,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神情。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真的难以懂得那种被封存在深渊之下的痛苦。

    要知道哪怕是现在,无论是部队里还是监狱里,也都还保留着关禁闭的惩罚方式,没真正去体验过“禁闭”的人,是无法懂得这种惩罚的可怕的,而这深渊内的禁闭,更是比外面的所谓禁闭恐怖无数倍。

    半张脸身侧的赢勾缓缓开口道:

    “还想…………下去么…………”

    老乞丐马上跪了下来,对着赢勾疯狂地磕头:

    “不……不……不……下面……下面真的太可怕了……”

    老乞丐紧张惊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而这时,在老乞丐身后,那深渊里,忽然间,像是所有人的手办都一齐睁开了眼,开始疯狂地向上浮动,但他们没有得到允许,无法出来,只能继续在里面沉沦和孤寂。

    他们,只是赢勾的玩物,没有赢勾的允许,自然就谈不上什么自由。

    深渊处,无数的手办在盯着老乞丐,疯狂地抓挠着前方,强烈的嫉妒已经吞噬了他们的神智,他们不甘,他们不平,为什么老乞丐能出去,他们却不能!

    那刺耳的抓挠声,就在身后,老乞丐的身子一直在打着哆嗦,且还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在看见了那些人的疯狂之后,他脸上的惊骇神情更加浓郁了。

    好在无论他们怎么抓狂,都无法出来。

    赢勾微微抬起头,发出了一声鼻音。

    “呵……”

    深渊之中,那些刚刚还在躁动的手办们在此时似乎都受到了禁锢,一个个不得不闭上眼,双臂下垂,再度缓缓地下沉,下沉,下沉到了底部。

    且,先前割裂出来的深渊画面,在此时也慢慢的敛去,记忆结界所呈现出来的画面,再度完整,这里,依旧是古墓。

    半张脸的目光不时地在男性傀儡身上和老乞丐身上巡回,

    很显然,

    老乞丐是看不见他的,毕竟老乞丐只是电影荧幕上的人物,

    至于赢勾,他不同。

    “我不想…………不想…………不想再下去了…………不要让他们抓我…………不要让他们抓我下去…………”

    老乞丐继续磕头祈求着。

    赢勾的诸多手办里,他可以说是,最没用的一个。

    毕竟,这是当初成功分裂出来的半张脸,为了故意戏谑赢勾所给他找的新狗。

    “我可以…………再给你…………几十年…………自由…………”

    赢勾走下了台阶,来到了老乞丐的面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