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0章:鸿蒙之上无道【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当融合了第九混沌的五大至高后,太初感觉,若大道有层次的话,自己已经进入了大道层次的第二层。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他离开了第九混沌去到了离渊。

    接下来他需要分别去其他的八大混沌,然后融合八大混沌中的五大至高。

    让自己的修为提升到鸿蒙这一层次。

    而第八混沌中,太初此前已经融合了三大至高,现在他需要融合另外两大至高,分别是灭世和混沌。

    出乎意料的顺利。

    当太初把第八混沌的五大至高融合后,出乎他的预料,这里不像是大道之河,更像是一座巨大宫殿的虚影。

    而其本身的修为,应该是达到了大道三层。

    旋即,太初又离开了第八混沌,迅速的穿过第七混沌的壁垒,进入了第七混沌中。

    刚进入的一刻,整个第七混沌颤动。

    甚至太初感受到了第七混沌的大道规则,有种惶恐的感觉,仿佛规则是自己的子民。

    总之,太初赶时间,没空去仔细的探查第七混沌的一切,太初迅速的融合了第七混沌中的五大至高。

    这时,太初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大道四层的地步,

    这是一步巨大的跨越,犹如大道初期到中期的跨越。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本体,可能是‘鸿蒙第一意志’的新生,所以这种巨大的进步,太初感到理所当然。

    弱小者窥视至高会诚惶诚恐,可一个至高存在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显得实属平常。

    太初此刻就是这样的心理,这也是大道层次的他,该有的心性。

    太初离开了第七混沌,又迅速的去到了第六混沌。

    一如既往的过程,当太初融合了第六混沌的五大至高时,修为达到了大道五层的地步。

    太初依然没有止步,第五混沌大道六层、第四混沌大道七层、第三混沌大道八层,第二混沌大道九层……

    直到太初的元神中,一座完全脱离了的本来长河形状,像是一实质的大殿成型。

    去往第一混沌的一刻,太初忽然踯躅了。

    一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靠近,他深知这所谓的危险,不是外在给自己的。

    不是小看九大混沌,目前的他,都能灭掉一个混沌的规则,还真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危机。

    他的危机感来自内心,或者说来自一点点的强大。

    “呼——”

    太初忽然长吁一口气。

    “若是没有意外,本尊融合了第一混沌后,将会达到鸿蒙道,鸿蒙道更改他人的轨迹,定能拯救望舒,可我该怎么办?”

    太初一阵担忧。

    “此外,第一意识到底经历了什么?真的是我所推测的无敌的寂寞吗?”

    “还是我想多了,此前很多的危机感只是意外?”

    又是一番沉思后,太初发现,似乎两者并不矛盾的。

    危机只是提醒自己莫要太无敌,而这个无敌是鸿蒙道上的第一意志,可以称呼为源头的‘道’。

    但是,进入这样的层次,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自己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亲自感受到。

    而且,拯救望舒需要鸿蒙道,确切的感受到无敌也需要进入鸿蒙道。

    这两者似乎并不矛盾,甚至说一个方向的。

    一念至此,太初笑了。

    既然目标一致,更何况自己不信自己会无敌疯狂。

    既然如此,别被自己吓着,或者说别被上一个自己所留下的叹息吓着。

    这不是自己的秉性,也非自己的追求。

    太初像是度过了一个大道所需的考验,他毅然进入了第一混沌中。

    “轰隆——”

    太初的进入自带威压,他进入的一刻,为了避免麻烦,太初直接定住了第一混沌的规则运转,那元神中的大殿一阵闪烁,就像凝实了一样。

    他慢慢的,开始了融合最后的五大至高。

    不知多久,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太初忽然周身一阵纯白的光芒。

    它不强烈,它不炙热,它甚至很平常,甚至根本感受不到道的道韵。是任何道的道韵。

    根本难以想象,这是‘鸿蒙道’应有的特征,……还是自己独属的特征?

    太初就像模糊了一切,非他模糊,而是整个第一混沌以及鸿蒙的模糊,以及道的模糊。

    若只有一个是真的,太初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第一意识所化的假。

    像是,只有他一个人彻底的超脱了。

    不悲不喜,此前的担忧散尽,似乎没有发生过,好像太初没有所谓的寂寞。

    太初身影来到了浩瀚的大道之河。

    瞬间,他又进入了大道之河的尽头,也是原点。

    ——

    “你来了!”

    一声亘古久远,似乎带有无尽岁月的等待声,在太初进入大道之河的尽头时发出。

    这一刻的大道之河尽头,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而说话的是一个和太初相似,周身有点虚幻,仿佛只有他是真的,别的一切都是假的的一老者形象。

    “你想怎么做,怎么选择?”这老者道。

    问的很是奇妙。

    但是对太初来说很适合。

    因为太初进入此地的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一切。但是……,还有点迷惑感?

    面前的老者,太初迷惑的得知,他就是鸿蒙第一意志的遗留,或者说他是一把钥匙。

    怎么从鸿蒙道进入更高的道?只要融合了他就行,这也是他的使命。

    当然,前提是太初愿意的话。

    此外,这不是第一个‘钥匙’人。

    迷茫的感知中,解释这是第七个钥匙人,也就是说之前的确有六个‘自己’,达到过目前自己所处的层次。

    而之前的六个自己,都融合了上一个自己留下的钥匙人,达到了鸿蒙第一意志道的层次。

    他们怎么疯狂,或者说怎么毁掉了鸿蒙重新开始的?只要太初融合了钥匙人将会一清二楚。

    其中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漫长岁月的孤独,漫长时空的寂寞,亦或者偶尔心血来潮。

    总之,只要融合了这钥匙人将会一清二楚。

    还会根据他们的经验来避免。

    但是,太初在听到钥匙人的问题后,忽然笑了。

    怎么选重要吗?

    自己不认为自己比之前的六个自己强,他们都没有办法,自己就敢保证有办法?

    “我的选择很简单,我不会和你融合,也不会成就所谓的道之源头。”太初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钥匙人忽然道?

    “你没听错,我就是这样选择,我不想和你融合,也不想进入道之源头。”太初肯定的道。

    而钥匙人忽然笑了,“哈哈,行不通的,你这是逃避不是办法。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你前六世的感悟和经验,或许你这次融合后,将会彻底的找到办法。你不能逃避的。”

    “为何不能?”

    太初道:“本尊从没逃避过,这一次忽然想试试。而且就如你说的,或许有机会找到办法,这个或许是什么?”

    又问:“还有,我还想问求道是什么?我此刻有需要守护的生灵,有需要拯救的道侣,有需要见证和期待的洪荒演变,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比如融合所有九大,比如去整个无尽鸿蒙,甚至在九大混沌外,开辟新的混沌,这何尝不是我的求道,求真。和你融合的道之源头,就是求道吗?”

    “你?”钥匙人忽然哑口无言。

    好一会,钥匙人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和我融合将会更好的做到你说的一切。”

    “哈哈……”

    太初笑了,“那和此前我的六世有什么区别?之后陷入所谓的死循环吗?何况,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前六世到底怎么了?我感觉都是假的。”

    这话说完,是一段压抑的沉默……

    “你既然不知道,就更该和我融合,这样你就知道了?”钥匙人道。

    “不不不,这不是一个问题。首先我不想,其次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

    太初拒绝道。

    拒绝后,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忽然!

    “哈哈,哈哈……”

    钥匙人一阵大笑。

    “我说,没有所谓的前六世你信吗?”

    “嗯?”太初一愣,却点了点头。

    “没有所谓的寂寞孤独,你信吗?”钥匙人又问。

    太初又点了点头。

    “第一意志根本没有灵智你信吗?他是一种无始无终的规则你信吗?”

    “这?”太初有点惊讶,这个他真不敢想。

    “哈哈……”钥匙人笑道:“你和我融合后,就是重演第一意识。我不是什么钥匙人,你可以称呼我鸿蒙大道之河的镇守者。”

    他说完,有看着太初道:“而你,就是鸿蒙所有生灵的掌控者。第一意志只是一道无始无终的规则,祂也有祂的运转,祂分化万物,主要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我,镇守大道之河。一个是无尽生灵,你就是无尽生灵中诞生的掌控者。这个鸿蒙的一切,你掌控,我镇守。这才是真的,你信不信?”

    太初:……?

    他忽然感觉自己信了,这才是真实的一切。

    “没错,你的所有担忧或者说轨迹,是我制定的,而我的行为,是根据无始无终的规则制定的。……或者说你自己制定的。”大道之河的镇守者忽然道。

    太初大体明白了这镇守者的意思,但是也有疑惑。

    之前自己很多的认定都是假象,这是为了筛选和考验自己的布局。但是自己考验自己什么意思?

    最开始的怀疑无量道果……到后来怀疑的鸿蒙意志有好几次轮回,再到最后,拒绝成为鸿蒙第一意志怕孤独寂寞。

    这些可以说有的是真的,有的是这镇守者的安排。

    而他的安排,也是根据无始无终的规则来制定的。

    两人结合融合就是重演鸿蒙初开。

    太初忽然沉思:自己这是经受住了所有的考验吗?自己所谓的守护不仅是自己的道心坚持,还有天赋的使命吗?

    太初这一刻想多了。

    打破这么多的假象,真相忽然不敢相信了。

    这么说来自己很苦啊!

    一直活在无始无终的规则和镇守者的布局中。

    但依然不明白自己安排的考验什么意思?

    而自己此前还布局洪荒的一切,布局洪荒的所有生灵,这是报应吗?

    可是自己还恨不起来,因为这就是无始无终规则的运转,打心里有种恨不起来的感受,很奇怪。

    ——

    “我若是刚才答应了和你融合呢?”

    “简单,鸿蒙重演而已。总会在今后你我再相聚,总会你我出现我们此刻的局面。”镇守者道。

    “原因呢?”太初问。

    “鸿蒙有道,而鸿蒙之上无道,更有一个无道无规则的浩瀚,那里什么都没有,却诞生了鸿蒙这种有道,有无始无终规则的空间。”

    “一个有道有规则的鸿蒙,才是完整。……无道之地能诞生鸿蒙,就能诞生新的鸿蒙。说不准会有新的鸿蒙入侵呢?我们既是掌管平衡,也是以往意外。”镇守者道。

    “鸿蒙有道,之上无道?”太初呢喃道。

    “跟我来。”镇守者见太初的迷茫,他旋即带着太初身影闪烁。

    两人像是无限的拉高,直到‘轰隆’一声破碎声。

    两人穿破了鸿蒙的空间,来到了一处没有任何的规则,同样感受不到任何道的地方。

    “这就是鸿蒙之上无道之地。”镇守者对太初道。

    冲出鸿蒙的一刻,太初像是经受了一种洗礼。

    眼前是浩瀚无垠,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的地方,而身后脚下,就是散发着紫光的巨大光圈。

    这就是他们的鸿蒙世界。

    这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