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五节 在村里招揽人心(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纺工四人组忙于各自的工作,陈霖叔侄也有他们的工作。陈定忙着去巡视吴毅骏在南沙等地买下的沙田,督促检查佃户们的植棉状况。陈霖则留在村里――他现在面临着一项重大挑战:争取族人的支持。

    原本这并不是难事,陈霖是族里的长房嫡孙,位分上天然就是族长的候补, 等他人到中年,长出来胡子,当上族老族长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而且多年来他父亲为全族经营丝坊,族中的许多福利都是来自这家丝坊,族里人见他家情面的很多。

    但是现在,情况变了。二叔靠着局势混乱,篡夺了掌案之位, 又夺走了丝坊--关键是他还得到了澳洲人的支持,族人大多是墙头草,父亲已经不在,他们还认不认自己这个“长房嫡孙”还是个问号。

    幸好这次回来之后,陈小兵专门带他去见了李幺儿,双方有过一次交谈。李幺儿虽然没明确许诺他什么,但是言下之意不会搅合他们之间的恩怨,只要他们“把工作做好”。

    要在南沙开厂,就得把族人们都拉过来。但是他现在两手空空,有得只是“未来”。族人们又不傻,二叔虽然干了许多不得人心的事,但是他既然占着作坊,就嫩拿出许多好处来收买族人。比起二叔那些现成的好处,自己这边的空头支票谁会相信呢?

    他在坟院里思考了很久,自然,一旦纺织厂的工程开建, 族人们就可以从中获得收益, 要把他们拉拢过来也就不难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在南沙形成自己的势力。现在二叔依仗外姓人组成民兵,压制了族人的不满,自己可以接着建纺织厂的事,把族人给团结起来,形成“第二势力”。

    过去他不敢直接和二叔对抗--毕竟李元老态度暧昧,现在李元老的意见已经明朗,他又有陈小兵和黎、邹两位元老的撑腰,大可可以和二叔正面斗一斗!

    不把族权拿回来,日后只怕在村里寸步难行!

    好在他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过去自己在村里人缘好,宗族里的年轻子弟很多都和他关系不错。如果施以手段笼络,应该可以召集起一批人来。

    当然,他不能明目张胆的说这是他想搞得“第二民兵”,但是完全可以以“招工培训”的方式来把年青人都招募起来――这是原本计划中就有的内容。

    他心里盘算了一下,村里除了陈清之外,他还有七个宗族后生仔是“死党”。先把这八个人笼络在手,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回村不久,他就把自己需要人伺候为理由,把陈清又叫到身边当仆役了。晚上, 便问起这阶段二叔的动向。

    阿清摇摇头,说道:“九叔, 二叔公这些日子其实什么都没做, 就是宗祠也很少去。除了每天到李首长那里去应卯之外,就不闻不问了。还常常去县城吃花酒。”

    “他不伺候李首长,那首长交待下来的各种事情都是谁办?他还是本村的牌甲。”

    “这些事,他都委给了陆先生。”

    陈霖眉头微皱,陆先生他是知道的,原本是丝坊的账房先生,后来祠堂里管账目的族人因为银钱不清,族人们都有意见,谁也信不过本家人,就聘这个外姓人当了祠堂的账房。他算账又快,条理有清,人也颇为正直,所以族人都信得过他。

    陆先生在南沙十多年,和陈家族人的关系都是“淡如水”,原因不言自明,若是和某个人关系过于亲密了,难免会有“私人引用”的问题,影响他在这里的公信力。所以这些年他在南沙的差事一直是稳稳当当的。

    看来不好办呐!他想。陆先生这个人虽然为人正直,肯定看不上二叔的种种做派。但是他这个人向来持重,绝不肯掺和到族内斗争中去。秉承的是“谁在台上支持谁”的原则办好自己的差事。二叔只要还是宗族的掌案、作坊掌柜,他肯定就会听二叔的命令。除非自己有本事把二叔的职务给废了。

    “近来村里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倒也没发生事情”陈清眨巴着眼睛。

    “什么事都可以。”

    “二叔公带来的髡人,偷了丝坊张染匠家的鸡,闹了起来。染匠被打了一拳。去向二叔公告状,反而被他打了几个耳光。染匠气病了,躲在家里不出工。”

    “张染匠?是那个张瘸子?”陈霖好像有印象,工坊很多工人都不是陈家族人。印象中张瘸子是个手艺不错的染匠,就是为人好赌,早年滥赌欠了一屁股债,被债主打瘸了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