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二节 保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登陆之初,整个临高县域才几万人口,海南岛的总人口也不过二三十万,加上多年的经营,剿匪就简单得多。而且岛上后续增加的人口也都是元老院收容、安置的, 通过标准行政村的模式进行管理,管控力度非大陆上的这些新占区可比。

    但是这些卓有成效的办法是特殊环境下的产物,想复刻到广东明显力不从心。根据社会调查与历史数据估算,两广总人口大约一千三四百万,珠三角地区就集中了数百万人口,即使是将整个海南岛的干部全挪到珠三角地区也不够分的。

    大陆上, 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自然村,往往同为一姓,或至多二三姓,外姓多被排斥在村政之外。难以安插耳目。因此政府对村内的事务和消息总是无法及时掌控。

    现在,元老院在珠三角控制的最为彻底的就是疍户村落。在废除贱籍之后,准疍户登陆筑屋。在市政府的引导下,形成了许多全新的疍家村。这些疍家村是统一按照海南的行政村模式进行管理的,不但政令通畅,对基层的掌握也很有力。

    通过掌握这些新建村落,元老院在一部分地区的各个自然村之间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对疍户的编户实际上也有效的遏制了珠江水系水匪的活动。特别是猖獗一时的四姓水匪,在疍户上岸编户之后,失去了生存土壤,在持续打击下已经被彻底肃清。公然在江面上拦截劫掠船只的情况大幅度下降。

    毋庸讳言,疍户是整个珠江流域水上盗匪的主要来源。横行江面的四姓水匪全是疍家出身。巨大的数量,漂泊不定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在历朝历代都是难以管理的“不安定因素”。

    废除贱籍, 登岸建村,实际上是把他们纳入了正常的社会秩序, 再通过对疍户中“专业人员”的招募:招募引水员和水手又让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进入了“体制内”。尽管数目不算太多, 却是疍户群体中的“稳定器”。

    刘翔能很快肃清珠江流域的大股水盗,疍户登岸这一招堪称是绝妙的一手。

    闽粤特有的海盗,自从元老院的海军称霸洋面之后,连刘香这种巨寇都投了元老院,小股海盗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基本已经绝迹。

    至于陆地盗匪,因为元老院改天换地,整治胥吏,官匪勾结的情况为之一清。治安状况也有大幅度的好转。

    但是张枭也知道,彻底消灭盗匪是不可能的事情,旧时空九十年代还严打呢。所以对于社会问题的治理,必须得从根源上进行解决。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从来都是最好管的,但凡不是活不下去了,也不会起来造反。

    一切问题,归结到最后都是经济问题。不过经济上的问题,张枭其实能插手的有限,主要还得看企划院的项目投资。他能做得,无非还是“劝课农桑”这些,努力把农业搞起来。

    这即天对县情的熟悉,张枭还注意到南海县另有一个常人难以注意到的问题, 那就是南海的县治位于广州府城内,几乎是在整个县域的边境线上。这与顺德情况颇为类似, 但比顺德更为极端。县治偏居县域一隅,对于治理整个辖区非常不利,远离南海县治的九江以及远离顺德县治的龙山地区甚至流传着“九江不认南,两龙不认顺”的俗语。

    民国建立之后不久,各个附郭县就把县政府从府城里搬出去另寻治所,甚至干脆重新建城的,可见这个弊端当时的人就已经意识到了。改开之后,又有了第二轮附郭县分离另建新区的热潮。

    如果把南海县搬出去,搬到哪里合适呢?从地理角度看,最合适的自然是佛山堡。但是佛山现在已经被定为“示范管理区”,下一步必然要独立设县。

    要不干脆搬到九江去?哼哼,你们既然不认南,干脆就把县治搬过去,想不认都不行了。

    对县境内的边远地区要有效的管控,才能营造良好的治安环境--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想到这里,张枭突然想听听四百年前的古人的治理手段,便问魏必福:“若是在前朝,你身为县令,有何弭盗之策?”

    魏必福答道:“以小民之见,可严行保甲之法。即着落各保甲挨甲编定字号,于船尾印烙某州县某保某甲第若干号船户某人字样,于船身或首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