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6章.虎狼相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

    藩宗们这些年来所犯下的诸般罪行,可谓是数不胜数、触目惊心。

    其中,最严重的那几项罪行,一旦是揭发出来,足以在朝野之间引发一场地震。

    譬如说,藩宗们所控制的“八王船行”就曾经勾结倭寇侵犯苏州、残害了大量百姓,又譬如说,藩宗们还曾与户部官员相互勾结、暗中篡改朝廷的土地黄册……等等等等。

    然而,这几项罪行,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了,一旦是揭发于世,不仅是德庆皇帝的脸面不好看,说不定还会牵连到赵俊臣、周尚景等权臣,甚至有可能会动摇明朝江山的国本。

    所以,就算是太子朱和堉这种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也明白,这些罪行不仅不能揭开,还必须要帮着遮掩,否则就会捅掉马蜂窝,然后就是把所有人皆是蛰得满头包——哪怕朝廷高层众人对于这些事情早已是心知肚明,但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实际揭露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所以,朱和堉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经过初步商议之后,最终还是把给藩宗定罪的突破方向,放在了“非法兼并土地”、“僭越逾规”“偷税瞒报”、“干涉地方政务”、“贩卖人口”这几项上。

    这几项罪行不大不小,既能够一举重创藩宗势力、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朝野混乱、还容易收集实证佐证,又不会引起朝廷各方势力的反弹,可谓是最佳之选。

    定下了大概方向之后,李传文沉吟片刻后,就再次建议道:“太子殿下,王长子朱和增所留下的那批证据之中,最关键的部分还是他这些年来与各地藩宗以及八王船行的沟通书信!

    这些信件的笔迹,乃是出自于各地藩宗的重要人物,完全做不得假,足以证明福王一脉所犯下的诸般罪行,皆是与各地藩宗暗中勾结、一同行事!

    所以,我们如今只需要给福王一脉定下罪行,然后就可以通过这些书信,把相关罪行牵连扩大到其余藩宗的身上!所以,咱们目前的重点,还是在于要如何给福王府定罪!”

    见到朱和堉点头表示认同之后,李传文又说道:“与此同时,王长子所留下的那些证据之中,虽然也有福王府与八王船行的账册副本,皆是账目详细、数字翔实,不可谓不重要,但它们终究只是副本罢了,并不是正本,只能作为佐证,并不能盖棺定论,若是咱们想要增加胜算,就必须要想办法增加这些账册副本的说服力与真实性才行!”

    而就在朱和堉皱眉沉思之际,李传文却是把目光转向了肖文轩,示意肖文轩这个时候应该提出一些建议。

    注意到李传文的目光示意,肖文轩只是稍稍思索片刻,就迅速拿出了主意,快声说道:“依我看,咱们如今与福王他们既然是已经翻脸了,那也不怕得罪他们更狠,完全没必要给他们留面子,不妨是翻脸更彻底一些!

    目前,趁着这场王长子朱和增的毒杀案,太子殿下已经安排厂卫们控制了整个福王府,自福王以下的王府众人,皆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软禁与监控,既然如此,咱们就借以调查毒杀案真相为由头,一方面是趁机审问福王府的众位重要人物,另一方面则是大肆搜查福王府的库房与账目,明面上是为了调查毒杀案,实际上则是暗中搜寻福王一脉的罪行证据,咱们有王长子所留下的账册副本,完全可以按图索骥、重点查实,必然能迅速收到成效!”

    听到这般建议,朱和堉满是震惊的抬头看向肖文轩,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这般的胆大妄为。

    要知道,福王本人毕竟是姓朱,乃是明太祖的血脉,即使是朱和堉也要称呼他一声族叔、必须要保持最基本的尊敬,在尚未真正落实罪名之前,朱和堉虽然与福王作对为敌,但也一直都不敢做得太过分,但肖文轩的这个建议,简直就是换个名目的抄家搜捕、严刑逼供,必然是要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朱和堉对于“规矩”、“尊卑”、“礼体”这些字眼,一向都是极为看重,所以他事先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手段。

    另一边,李传文看向肖文轩的目光之中,则是闪过了一丝满意。

    肖文轩看似谦逊低调的性格之中,一向是暗藏着许多叛道离经的激进念头,并不会受到各种条条框框的约束,这也是赵俊臣、李传文二人看重他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个时候,李传文已经决心要扩大事端、让朱和堉狠狠栽个跟头,所以才会示意肖文轩提出建议,因为李传文很清楚,以肖文轩的激进性子,他所提出的建议必然是不同凡响,一旦朱和堉被肖文轩引导了思路,就必然会扩大事端。

    与此同时,肖文轩并不知晓李传文的想法,他如今乃是真心为太子朱和堉出谋划策,受限于经验与性格,他也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这般建议将会引起怎样的后果,看到李传文的满意目光之后,肖文轩只以为是李传文的激励。

    又见到朱和堉表情间的震惊与犹豫之后,肖文轩则是再接再厉,继续劝道:“太子殿下,如今时间紧迫,新钦差随时都会抵达洛阳,到时候咱们再想做什么也都来不及了,小人的建议固然是有些激进,但也是目前见效最快的法子!

    更何况,咱们皆是心中清楚,福王一脉确实是犯下了诸多罪行,只要咱们下定决心搜查福王府、审问相关人等,就一定能查到成果!只是碍于规矩,当福王的罪行足以盖棺定论之前,咱们一直都不敢提前出手搜查审问罢了!

    但以小人的想法,既然咱们皆是确信福王一脉必然是犯有重罪,也确信咱们一定能查出成果,又何必去顾忌那些规矩?究竟是先定罪还是先搜证,只是顺序不同而已,对于结果并无影响,只要咱们能够查到确凿罪证,让福王他们辨无可辩,事后任谁也不能指摘咱们。”

    另一边,李传文也点头表示认同,道:“文轩的想法固然是有些激进,但也是可行之策,咱们如今的首要之务就是赶在新钦差抵达洛阳之前给福王一脉定下罪名,只要能实现这个目标,别的事情并不是那么重要……虽是犯险一试,但成功机会不小,更何况太子殿下您这次选择与藩宗为敌,本身就是一次犯险,如今又何必再有顾忌?”

    就正如赵俊臣的评价那样,朱和堉心中已经拿定主意之后,固然是难以及时转变想法,但在他心中做出决定之前,却还是较为容易被说服的。

    此时,在李传文与肖文轩的轮番劝说之下,朱和堉反复思索良久之后,终于是咬牙道:“好!就按照文轩的想法来办!咱们接下来就以调查增弟毒杀案的名义,彻底软禁福王众人,搜查福王府、审问相关人员,一定要彻底坐实福王一脉的罪行!”

    见到朱和堉被说服,李传文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笑意。

    然而,若是想要把事态扩大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仅是让朱和堉听从肖文轩的建议行事,却还远远不够,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大了,也只会让朱和堉的行事作风受到一些争议罢了,还不足以让朱和堉栽跟头、吃苦头。

    所以,李传文稍稍思索片刻,就打算再提出另一项建议。

    然而,还不等李传文开口说话,房间外就传来一位厂卫的禀报:“启禀太子殿下,河南巡抚张博真大人求见,说是有重要事情向您禀报。”

    听到禀报,朱和堉不由是皱起了眉头,自语道:“张博真?他对于我与藩宗的这场争斗,一向是避之不及,如今又为何主动出面了?”

    李传文也不清楚张博真的来意,这个时候自然是没有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