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5.最好的破坏手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

    第二天,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早早就赶到了福王府,再次觐见太子朱和堉。

    值得一提的是,洛阳知府郑以诚今天则是寻了一个理由躲开了,并没有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一同拜见朱和堉。

    虽然说,朱和堉昨天礼贤下士的表现确实是让郑以诚心中颇为感动,但考虑到未来仕途的利弊,他依然不想与朱和堉靠得太近。

    不过,郑以诚如今也算是半个赵俊臣的人,眼见到赵俊臣似乎是铁了心要协助朱和堉做事,他自然也不会轻易背叛,所以郑以诚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送出洛阳知府衙门的时候,还刻意让他们二人为自己给太子朱和堉送去一个口信,表示他一定会守口如瓶,绝不向任何人泄露朱和堉的计划,今天留在洛阳知府衙门也只是为了帮助朱和堉收集消息,朱和堉今后若是想要借助洛阳官府的力量,他也绝不推辞。

    总而言之,郑以诚这个人虽然官阶不算高,却也绝对是一个官场老狐狸了,这个时候依然是谁也不得罪,任谁都能看出他在左右逢源,但任谁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对于郑以诚这种蛇鼠两端的表现,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心中有些不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郑以诚把他们引见给太子朱和堉之后,他们今后已经不需要郑以诚就可以随意与朱和堉相见,所以郑以诚的作用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正如设想一般,当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赶到福王府求见太子朱和堉之后,虽然没有郑以诚的相伴,但朱和堉依然是立刻接见了他们,求贤若渴的态度可谓是一望而知。

    当朱和堉得知郑以诚依然是寻理由退出了自己的计划之后,不由是面现失望,但他只是稍稍叹息一声,就很快振作了起来,只是再一次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引到了福王府的书房之中。

    经过昨天的大致梳理证据之后,他们今天将会共同商议,制定一个初步的计划,然后就利用手中这些证据向藩宗们再次发起攻势,一举击垮藩宗们的抵抗。

    却说,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进入书房之后,却发现一名神态精明的中年宦官坐在房间之中,负责看守福王长子朱和增所留下的那一箱子证据。

    其实,昨天朱和堉引着李传文等人来到这里梳理证据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这名中年宦官了,这名中年宦官当时也同样是负责留在此处看守这些证据,很显然他就是太子朱和堉的心腹了,否则朱和堉也不会把这般重要的任务交给此人。

    昨天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李传文也就没有多想,更没有仔细观察这名中年宦官,但此时李传文留心观察了此人几眼之后,却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原来,这名中年宦官的身上,竟是穿着藩王府宦官的服饰,而不是太子东宫的宦官服饰。

    在明朝中后期,宦官数量高达数十万,不仅是紫禁城内有大量宦官负责伺候皇帝与妃嫔,太子东宫之中有宦官负责伺候储君与太子妃,藩宗府内也同样有宦官负责伺候众位王爷与勋贵,更还有数量众多的宦官镇守各地、监视地方,权势足以与地方官府相抗衡。

    出身于不同地方的宦官,身上的宦官服饰也有细微差别,必须要留心观察才能发现不同。

    也正因为如此,李传文昨天没有留心观察,原本还以为这名中年宦官出身于太子东宫,乃是朱和堉的长随太监,但如今才发现这名中年宦官竟然是福王府的人!

    太子朱和堉与以福王为首的藩宗们,如今已是陷入了不死不休的争斗之中,对于太子朱和堉而言,他手里最大的底牌就是朱和增所留下的这批证据了,可谓是至关重要、不容有失,这般情况下朱和堉竟然还让一名福王府出身的宦官负责看守这批证据?李传文一时间只觉得不可思议。

    “太子殿下,却不知这位福王府的内臣是何人?昨天已经见过一面了,但老夫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

    犹豫了一下,李传文还是隐晦的提出了质疑。

    另一边,肖文轩也随之发现了不妥之处,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投向这名中年宦官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质疑之意。

    太子朱和堉也立刻就察觉到了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想法,当即是宽慰一笑,解释道:“这位内臣名叫赵磊,他确实是福王府的管事太监,但也是福王长子朱和增的心腹,一向是忠心耿耿、做事稳妥!增弟他当初暗中准备好了这些证据之后,就把它们交给了赵磊负责保管,昨天也正是因为他的转交,我才能掌握这些证据,

    所以,我才会让他负责看守这些证据,毕竟,他若是存有二心,这些证据就根本不可能交到我的手上,可以说……他也是我目前最为信任的人之一了!”

    说到后面,朱和堉的表情间忍不住闪过了一丝落寞。

    听到朱和堉的解释之后,李传文也终于安心,他看向朱和堉的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丝怜悯。

    朱和堉目前也确实是堪称众叛亲离、无人可用,作为堂堂的今朝储君,他身边最受信任的人,竟然只是一名出身于福王府的管事太监,这般惨况当真是可悲可叹。

    但从某方面而言,这般情况也是朱和堉的自作自受,他对自己要求极高,对身边人也同样是要求极高,却根本没有考虑过普通人能否承受像他这样的严苛要求。

    内廷众监、两厂一卫,明明就应该是他最为依仗的力量,这股力量也是极为强大,但他一向是天然反感内廷干政,从前对待内廷与厂卫的态度也是极为严苛,让内廷与厂卫皆是对他充满忌惮与敌意,就连太子东宫的宦官们对待他的态度也是畏大于敬,最后就只能依靠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清流们,再等到清流们也纷纷弃他而去之后,朱和堉环顾四周却突然发现自己已是孤家寡人了。

    时至今日,朱和堉率领一批厂卫赶来洛阳城调查福王的罪行,但他从前已经彻底得罪了宦官势力,如今也只能又防又用、不敢信任,很是担心厂卫们暗中使坏……若是他当初对待宦官与厂卫的态度稍稍宽容一些,如今也不至于身边无人可用。

    “以太子殿下的这般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