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徒尘(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禹伯。”

    他侧身扭头看向来人,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动静。

    禹伯正直直的挡在莽子面前,可他身材瘦小,与莽子比起来简直就是蚍蜉之于大树。但他面色从容坚定,目光英勇,丝毫没有畏惧的模样。父亲偶尔会与禹伯切磋,但他却不知道,父亲与禹伯孰强孰弱。只望着来人,像是看到了生命的曙光。

    “禹瘦子,你他妈少多管闲事。”莽子垂目看向禹伯,心里有些愤怒,“老子从不介意我剑下多一个亡魂。”他恶狠狠的警告,对于一个摸不清底细的人他还是不敢大意,虽然这人看起来瘦弱,可谁又知道他会不会是另一个徒申。而且,这瘦子和徒申的关系还非同一般。

    “把徒尘交给我。”禹伯挺着胸膛毫不退缩,“不然我也不介意和你比划比划。”

    围观的人又开始起哄,生活在最底层的他们总是乐于观看头破血流的战斗,越残酷他们就越兴奋,尽管有时候也会被震惊。

    “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见禹伯无动于衷又无所畏惧,莽子有些心怯却还是甩开徒尘的脚,腾出手拔出腰间长剑,顺便在出剑的时候倒退一步,飞扬起右腿在徒尘胸膛上踢出了空响的一脚,以防他逃脱。

    “莽子!”禹伯横眉怒吼。在莽子长剑刺过的时候他也迅疾出剑,拨引开莽子的攻击后,他又灵动的转剑向莽子腋下攻去。可莽子岂是那么轻易就被刺中的人,据说他曾是城主斯洛安手下的铁甲兵,也不知道是怎么全身而退到了这里并且称霸。他健硕的身体只那么轻轻一扭,手里的长剑一挥便挡住了禹伯的攻击。

    也不知打斗了多少个回合,徒尘觉得腹部传来的疼痛已经减弱了很多,他才扭头看向禹伯。禹伯身上已经划破了几道伤口,莽子却嗜血狂笑战意正浓。成败已是很明显,禹伯已经被莽子弄得束手无策,他刚躲过一剑莽子下一剑又飞快的刺了过去。

    滚烫的血液溅洒在脸上,徒尘却目不转睛死死的盯着莽子。他紧握匕首伺机而动,就在莽子与禹伯两剑互持的时候,他看定了莽子小腿上凸起的筋脉,迅疾握起匕首向前刺去。

    “脚下。”

    人群中有人即时提醒,是隔壁那个恶毒的女人。他一刺未中已是没了机会,莽子滑剑躲避过禹伯的攻击后,趁机又一脚踢了过来。头晕目眩中只听见莽子在怒骂。“小杂种,老子回去弄死你。”

    莽子看了一眼臂上的伤,骂了一句,又即刻进入了作战状态。长剑乱舞中禹伯连连倒退。“禹瘦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莽子嘲笑道,“老子也玩够了。”说罢,在长剑挥去的时候脚下也展开了攻击,禹伯被他扫了个措手不及,身体踉跄时莽子的剑已经悄然搁上他的肩膀。电光火石间禹伯侧身顺势倒下,手中长剑再起,可终究是负隅抵抗,莽子的剑依然刺进了他的胸膛。

    “不自量力。”莽子走过去蹬腿踩上禹伯胸膛,拔出长剑,又一剑轻易的刺进了禹伯的心脏,“呸!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就这么一点能耐!”他哂笑着又用脚底挤压的摩擦在禹伯脸上,直到脚下呜呜挣扎的人完全没了呼吸。

    “还有不怕死的要来做英雄?”

    取得了胜利,莽子持剑朝着人群狂妄的询问,这时那些可怜的低贱者才从兴奋中惊怕的散开。

    哪怕意识模糊,徒尘也知晓禹伯已亡。他还来不及伤心,身体就再次被莽子悬空提起,疼痛带来的眩晕使他无法清晰的看见禹伯最后的模样,只模糊的看见一片开在红色里的躯体慢慢的在来往的行人间消失不见。

    良久,身体上的疼痛已经不至于模糊意识,他睁开了双眼。他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大地灰扑扑的躯体,就连掉落在地上的毛发和动物的粪便都被放大了很多,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黑色的粪便上有几只黑色的蚂蚁在攀爬。幽幽悠悠,污浊的地面忽然生出台阶,头顶上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眼前的大地忽然拉近,身体再一次与地面碰撞。

    一时,有很多双女人的脚围拢过来,她们轻声的问着莽子身上的伤口,言语之间却又却怯弱冷漠。

    徒尘弓起身子转了转头,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很多的女人,她们有的在洗衣,有的在淘米,还有的赤着身体在一处烟雾朦胧的水池里洗澡。

    “拿绳子来把他绑住,然后扔进柴房。”莽子声音浑厚,下了命令后,立刻就有女人恭恭敬敬的拿着绳子上来。

    “主人,柴房里已经有人了。”

    “主人,要不把他关到楼上去吧。”

    莽子哼了一声表示同意,待徒尘的手脚被捆缚,他随手搂了一个身姿婉转的女人向水雾朦胧的水池跨去。

    忽而,他被人扶了起来,耳畔有声,“是个男孩子。”说话的是右边的女人,她声音很好听,长得也很美丽,目光在徒尘血糊糊的脸上扫视了一遍后又不可置信的轻言,“他怎么会带回一个男孩,难道莽子已经开始喜欢男人?”

    “要不你去问问他?”左边女人道,又小声的说,“不论你怎么着了他,但进了这里你还是乖乖听话。前几天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仗着自己会使剑,现在还奄奄一息的躺在柴房里。”她这是在警告他。

    徒尘却并不说话,浑噩着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这是一座宽敞的房子,房子共有两层,每层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