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庄臣(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抢了点干粮,他们就各自骑上骏马开始在刺骨冷风里开始奔腾。耳旁的风锐得像冰刀,刺得耳朵又冷又疼。为了应对这无情的肆虐,庄臣用粗布把嘴巴和耳朵一起遮盖了起来,但身上还是冷得发慌,特别是肩上的伤口处,冷风直接钻进血肉里,才是真正的痛到骨子里。其余的人虽然没有刺骨之痛,但也冻得发慌,“伙计们,我们停下来歇一歇吧。”驰骋了半天,伏计忽然勒马提出建议。他总是在人前把野狗们叫做伙计,并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与他们保持一种平等的关系。

    “早就该停下来休息了。”莫多吼道,见伏计已经停下,他也勒紧缰绳,侧头去看庄臣,“怎么样,还受得住吧。”

    “没事,受得住。”庄臣亦勒紧缰绳,止了马步。

    “这鬼天气,现在应该已经到中午了吧,冬天还没到就开始冻鸟了。”北悍大大咧咧的骂道。当然,如果有太阳的指示的话,他们应该知道现在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

    “那就休息会吧。”伏计率先跳下马,找了一从灌木坐下,那一胖一瘦也随他一起坐了下去,北悍则一边骂着天气一边骂骂咧咧的向不远处走去,手在裆里一掏,就滋滋对着树干撒出一股热流。

    庄臣和莫多另找了一从灌木,也就离他们两三米远的地方。周围的树都已经张牙舞爪的掉得一片光秃,春后的绿叶似垂死的生命,失了鲜活的绿,全都变得或橙或灰,更多的是腐败的黑。林子里人迹罕至,落叶堆积厚重,一屁股坐下去竟有些软绵绵的舒适感。

    灌木丛也早已经褪光了头发,只在细枝乱丫见还夹落着一些干枯的树叶,树叶有大有小,也不知是自身还是从某棵树上掉落下来的叶片。风一过,叶片就发出几声脆响。

    莫多不知从哪儿竟然摸出了一壶酒来,酒囊上还带着他温热的体温。伏计不是他们的主人上司,至少现在还不是,是以不必把所有好东西都先孝敬他。拇指挑开囊塞,他先深闻一口,陶醉中正想一口入喉,转而想了想却又把酒递给庄臣,“你先来。”

    “像个娘们儿样,快喝,喝了再给我。”庄臣骂道,莫多嘀咕一声不知好歹,当即抱着酒囊大喝一口,感叹道,“爽!”再把酒囊递与庄臣。

    “北悍,来,该你们了。”庄臣接过酒,大男人们没什么洁癖,接过就堵上唇瓣,而后又不计前嫌的叫住撒尿回来的北悍,把酒壶递给了他,也畅然大呼一声,“真爽!”

    “这鬼天气就应该喝着这玩意儿,再抱几个暖乎乎的女人待在屋子里快活。”莫多捡了一根枯枝咬在嘴里道,顺便抬眼看向伏计那边。“嘿,那颗老鼠屎又在偷看我。”对上那瘦子的目光后,他对庄臣低语。一路上,他已经捕捉到了那束诡异的目光好多次。

    庄臣抬头看了过去,伏计正把酒囊传递给北悍,对上庄臣的眼睛,伏计笑了,“到了姬权城后,我请你们一人两个女人。”

    野狗们笑了,只有那偷瞄莫多的人扯开了嘴角,眉间却没有向往。庄臣起身走了过去,望着无边的萧瑟,“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这片树林。”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宽波多以前走过这里。”伏计看向莫多口中的“马粪。”

    “这林子里没什么豺狼凶兽,不过听说麂骨林深处居有夜恐,也只是听说而已,谁都没有见过。”宽波多左脸上有一刀疤痕,满脸胡须,双目炯炯,不过脾气却比北悍温顺,笑起来倒也没有凶相,“除了传说的夜恐外,鸟与松鼠倒是多见,运气好的话肯定能逮住几只运气不好作为盘中餐。”

    “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就会成为几只运气好的夜恐的野味。而且,这林子里有鬼的鸟,鸟-毛都没有一根。”莫多说。

    “夜恐的野味,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北悍看着莫多,虽是嘲笑语气倒和善了不少。

    “真遇到夜恐,我们都会害怕。”一直没说话的那个干瘦男人开了口。

    “小白脸,就你的胆子最小。”宽波多却立即对他进行了嘲笑,“到时候可别吓尿了裤子。”

    小白脸名叫劳铎,干干瘦瘦,皮肤白净,眉眼细腻,脸上无肉颧骨高耸,生得清俊干净,倒也符合小白脸的称谓。被宽波多嘲讽的同时他又偷看了一眼莫多,眼神低垂慌乱,显得有点不自在。

    “夜恐惧光畏火,只在晚上出没。”伏计说,“如果没有火,屏住呼吸也是聪明的选择。”

    饮罢,六人继续赶路,傍晚的时候劳铎和北悍还真打了几只野鸟,几人找了一处树生得密集的地方围坐在一起。天气干燥,但风大难挡,又劈了灌木来挡风,遇上烈火的干柴才熊熊燃烧,几只不大的野鸟片刻间就炙烤出了诱人的味道。下午的酒还没有喝完,一人一口又轮了一圈后酒囊才终于见底。

    守夜排了两轮,伏计、北悍和劳铎守上半夜,庄臣、莫多和宽波多守下半夜。

    守夜的时候三人背靠篝火,在离篝火两米的范围内围成一个三角形,其余的三人则睡在三角形内。借着篝火的温度,很快就可以进入梦乡。庄臣感觉才完全放松片刻就被北悍推醒了起来,“怎么这么快!”他问道。

    “可能与你饥渴太久有关。”宽波多抢先回应。

    “糙蛋玩意儿,怎么这么冷。”三人换了位置,一离开火堆莫多就开始吐槽,“早知道就不该把酒喝完。”

    “兄弟,省省力气还能抵御得久一点。”庄臣回应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