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庄臣(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伙计们,你们这边处理完了没有。”

    庄臣刚把最后一只需要处理的野狗抹了脖子,门外忽然传来高昂的声音,紧接着另一小队的领头人伏计走了进来。他是只身一人,手下的野狗们没有随他一起。进屋后,他使劲搓了搓手掌,再挑眉看向庄臣。修饰得干净的嘴角高翘,又春风得意的提了提裤子,看来是好好享受了一番。

    “刚忙完。”庄臣侧眼与莫多对望,手握滴血长剑向伏计走了去,“不过覃瘦大人也死了!”

    “死了?”伏计狐疑,庄臣和莫多表现得太过冷静,哪里是没了主人应该有的模样。伏计说着又跨步从庄臣身边穿过,见覃瘦的捂着脖子躺在一片血泊中,脸上忽然露出一片笑来。围着覃瘦走了一圈,忽地一脚踢在他光溜的厚臀,“真死了,不过你怎么敢说得这么轻松。”他抬起头来又看向庄臣。为了保证下级的“衷心”,北原有一条残酷而有趣的规定:只要上级一死,下级亦当以死相随。当然,特殊情况例外。

    “因为他就是我杀的。即使我不说,我想你应该也能猜到。”庄臣转过身,抬眼与伏计四目相对,“我需要你的帮忙。”他紧紧锁住伏计的表情和目光。

    “哦,帮什么忙,有什么好处。”对于这个胆敢弑主的野狗,伏计突然来了兴趣,倒想看看一个低下的野狗能够有什么理由说服自己,于是做出一副愿意倾听的表情。

    “帮我们不死。”庄臣道,“至于好处,也没什么好处,对于你而言,他此刻躺在这里就是最大的好处。而且,就算你不帮忙,我们要是想逃也应该能够逃出去。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你认为呢?”

    “你觉得你们能逃走?我的野狗现在就在隔壁。”伏计凝神肃穆,目光审视着眼前人满脸的血斑以及肩上的伤口,舒尔又狂笑起来,“不过,比起时刻都要想着怎么防御敌人,我还是希望多个朋友。”接着他把目光落在莫多身上,又指着地上两具野狗的尸体,道,“这两只野狗也是你杀的吧。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把身后的人也一起灭口。”

    “因为他是我的兄弟。”庄臣说,“我信他就像信任自己的剑。”

    “兄弟!好吧,兄弟。“伏计耐人寻味的拍拍他的肩膀,又以庆幸的姿态沾沾自喜,“还好我的野狗们还在外边搜索,不然也得被你全部灭口了。”说罢,朝着覃瘦的尸体又吐了口唾沫,“你们这边有几个孩子。”他抹了抹嘴巴,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一个。”莫多忽然走了上来,抢先道。

    “我那边也只有一个。”伏计搓着手掌,目光开始在小小的柴屋里搜寻,最后定格在墙角的洞口处,“报信的女人说一共有三个。”

    “我们这边逃了一个。”庄臣说。

    “但愿是吧。”伏计收回目光,扬了扬头,“那个洞你们搜过了没,要是搜过了的话,我先出去喝杯热水。”

    “搜过了。”

    “那就行。”伏计眯笑着看了一眼庄臣,“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出去了,你们先在这里看着,等会儿我的野狗们会过来。”说罢,嘴里哼着轻快的曲调,慢慢隐入黑夜里。

    眼见伏计走远,莫多回身找了凳子坐下,面露疑惑,“为什么要骗他?”

    “为什么不骗他?”庄臣如是反问,话刚说完,就有人再次光临,是伏计的三只野狗。他们一同进来,还是按照排列好的顺序,最瘦的和最胖的走在两边,身材魁梧的走在最中间。莫多说他们的身材长得别有意味,因为最胖的那人看起来刚好是中间那人的两倍,而中间人又是最瘦的两倍。

    “你说他们看起来像什么玩意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莫多就这样偷偷问过庄臣。“像不像鼠屎狗便和马粪。”

    庄臣从不开这种恶趣味的玩笑,从前如此,现在也未曾改变。见三人进屋,他摆了摆手,“嘿,伙计们,你们怎么过来了。”

    中间那人瞄了他一眼,权当没看见,只对两旁野狗道,“大人说角落有个洞,你们俩过去检查一遍。”这野狗说得一口南方话,语毕,左右两人便开始行动,踏脚就准备往里墙走过去。

    “嘿,伙计们,这是在做什么!”庄臣一个跨身挡在中间人面前,“不信任我们?还是说看不起我们,觉得你们比较厉害?”

    “滚开。”那野狗推开他的剑,昂着脖子低吼。

    “我要是不滚呢。”庄臣笑道,“你们大人可是刚从这里走出去。”

    “不滚,那我就要了你的命。”野狗拔出腰间长剑,向前走了一步,把剑尖抵在庄臣肩上的伤口处。莫多也快速拔出了剑,不停的对庄臣挤眉弄眼,示意他不要再生事。

    “好吧。”庄臣扯了扯嘴角,难为情的摊开硕大的双手,“看来你们那位大人不信我们已经搜过了。不过这边是由我们负责。”他把目光落覃瘦的尸体上,“虽然我们大人已经死了,但他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是由我们自己来完成吧。”

    那野狗顺着目光看过去,人还算不笨,能领会到庄臣的意思,表情微动间收回手里的长剑,即刻改变了注意,“去吧。”在他眼里,死了覃瘦的庄臣和莫多已是两具尸体,自然不必为此大打出手。

    莫多也收回长剑,他从墙上拿下一根烛火打算和庄臣一起去洞里查看。庄臣却接过烛火示意他留在外面,独自朝墙角走了过去,他把散落在周围的柴块踢得稀里哗啦,又在修长的身体完全没入洞里的时候大开玩笑,“你们说洞里会不会有老鼠?”

    “有也被你吓跑了!”莫多说。

    洞里一片漆黑,他把烛火举得很远,走得十分夸张,大脚蹬踩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激起满洞尘土迷漫。“嘿,小老鼠,快做好进入我口腹之中的准备吧。”他又兴奋的喊道。

    徒尘就藏在洞里最深处,那里有一处很小的拐弯凹壁,却不足以让他完全躲藏在里面。即时是后背和后脑勺都紧紧贴在墙上,他也可以轻易的看到庄臣拿在手里的烛火以及布满洞内的暗黄的灰尘。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逃,唯一的希望就是期待自己脑海里闪过的可笑的想法并不只是幻想。还好,他并没有想错,眼前这个亲手杀了姐姐的人竟然真的是有意放过自己。

    “小子,别说话。”庄臣在离他一米的距离停下了脚步,小声的告诉他,“我不会伤害你,呆在里面不要出来。”说罢,他扔下自己的匕首又转身对外面的人吼道,“好大一只老鼠,快来帮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